WORDS:大亨
為什麼太陽還繼續照耀
為什麼鳥兒還繼續歌唱
他們不知道嗎?
世界已經結束---THE END OF THE WORLD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對我來說
是無可取代的作品
現在是
我想以後也是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村上春樹這本書寫了半年左右
那段時間
他每天長跑
一開始只能跑三公里的他
最後連馬拉松的路程都沒問題了
村上甚至還戒了菸
他把這長篇大作
當成了一場殊死的馬拉松
因此寫完這本書時
有整整三年
他沒辦法寫任何長篇
村上把自己切開
左腦-右腦
意識-潛意識
肉身-影子
有心-無心
不死-永生
完美-不完美等
我想對當時的而言
他簡直像把這書當成了遺作來寫
陷入了偏執的狀態
他試圖掏空自己的一切一切
好的
壞的
渾沌的
所有的想法
所有的概念
全部都匯集在"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寫完這本書我就會死掉喲,我要把自己歸零喔"
我相信當時的村上是這麼想的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有兩個世界
一個世界末日
一個是冷酷異境
兩個不同時空,看似獨立的世界
儘管看似無關
最後卻彼此重疊起來
兩個世界裡
主角都沒有名字
名字就是"我"
世界末日當中的"我"
是個有著特殊職業"計算士"
一個沒有朋友
老婆跑了
有性慾問題就招妓的35歲中年男人
計算士的工作職責
就是把左右腦切割開來計算
就在他切割的同時
不知不覺
世界也被切割開來了
一個世界是主意識
一個世界是潛在意識的
潛在意識的世界中
有金色的獸
有河
有退役的老人
----還有那困住那小小世界的高牆
然而
這一切一切都是他所創造的
那是世界末日
世界的終點
而這一切
主要是因為
書中的"我"太寂寞了
不但是個寂寞的男人
卻從來不知道自己是寂寞的
直到他想到從沒被認真擁抱過
自己也沒認真擁抱過任何人
老婆跑掉,當回想結婚生活時
卻已經幾乎想不起來結婚生回的回憶
更分不清楚結婚生活跟獨居生活有多少差異的"我"
就像身體有個大空洞般
那樣的寂寞與孤獨
村上春樹每個故事主角
其實都是東尼瀧谷
除了擁有孤獨
什麼都沒有了


故事中35歲男人寂寞的原因
在於他人生不斷地在失去
而從來沒有真正擁有過什麼
----每個人都是這樣生存的
寂寞感地產生
我想在於
人總是不斷地失去
失去純真
失去重要的人
失去青春
最後
----失去生命
而人並沒有真正擁有過什麼
人是黑暗而寂寞的個體
我們甚至沒有真正聆聽過他人說話的內容
---有認真聆聽也是故作姿態
就算有人一天能夠交歡十次
那還是在失去體液罷了
男人看到其他好看的女人
還是能夠勃起
女人對其他男人
還是能夠濕
並沒有誰對誰來說是絕對必要的
所謂"絕對必要"是謊言
想要生存,就必須說謊
人生從來沒有擁有過什麼
只有以為自己擁有過什麼罷了
只有失去而已
失去到一無所有
然後死去
我們是為了失去來到這個世界上
我們出生時
光溜溜什麼都沒有
長大後
我們穿上了好看的衣服
身邊有了交往對象
有些人甚至有了名跟利
但這些都不是真正的擁有
到頭來
都會失去
還.是.一.個.人.喲
就算交歡了一萬次
你還是一.個.人.喲
出生時光溜溜的什麼都沒有
掉著眼淚
死亡時什麼都沒有
卻發現連眼淚都掉不出來
連眼淚的能力都失去了



書中的核心
主要在於探討意識-潛意識.有心-無心.完美-不完美.不死-永生.
我認為意識-潛意識
老實說
以前的我
對於我自身潛在意識的認知是零
總覺得潛意識的意義是零
因為要弄清楚意識都已經是學問了
哪裡還要管潛意識呢
但是在看著這本書
看著看著
常常可以潛入自己的潛在意識
那意識的深潭
"片段與雜訊"般的意識
那些東西對於不同人來說
也許可以轉換成一段音樂
一段文字
一幅畫
也許真正好的表達感情的作品
必須用到潛意識也說不定


有心跟無心
在冷酷意境的人當中
因為影子被剝離的關係
每個人都是沒有"心"的
他們封閉自己
所謂封閉整個世界的牆
就是心之牆
他們沒有真正的感情
沒有喜
沒有怒
沒有哀
沒有樂
但就現實生活中
人有心
其實是很悲劇形式的
所謂有純粹喜怒哀樂情緒的心
終究在一個階段會死去
換上了"變態之心"
這才是人的原點
每個人皆然
人的心
是異常的
對正常的事情
沒有興趣
越變態越異常
人心才能感到興奮


完美-不完美
冷酷異境中的世界
由於沒有人有心的關係
整個世界彷彿是完美的
但是這種完美不是真正的完美
而是藉由總總不完美的事情架構起來
把總總不完美跟錯誤組成一個圓
達成看似完美的平衡
變成一個沒有缺點的世界
有什麼人事物是完美的嗎
我認為沒有
人開始殘缺並不是長大
而是在這個世界誕生的那刻起
就已經殘缺了
當你降臨人世
你即是大黑暗的一塊拼圖
沒有人是正義的
很多人喜歡定義好與惡
但實際上好並不存在

也只是程度上的不同


不死-永生
世界末日的"我"
由於由於主意識頭腦線路毀損的關係
最後將告別現在這個世界
在另一個世界
潛在意識的世界中永生
永生聽起來多麼烏托邦啊
但"我"並沒有絲毫快樂感覺
本來對原本的世界是有諸多不滿的
但在新世界即將來臨時
"我"猶疑,不安了
在本來世界的最後一天
沒有狂歡
獨自在公園感受著世界各種運作
"我"是用孤獨來迎接新世界的來臨
但說真的
如果"我"能留在現實的世界,也就是書中世界末日的世界
他會快樂嗎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有心的真實世界無法感受愉悅
沒有心的潛在意識無法感受愉悅
不管是哪個世界
"我"都沒有容身之所
而"冷酷異境"的"我"
也就是潛意識的"我"
最後發現一切都是自己創造出來
選擇了留下...
從某種角度來說
還有點喜劇感
畢竟他留在自己親手建立的世界
而不是變成了世界的拼圖


我非常喜歡"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裡頭
出現的各種譬喻
往往讓我覺得非常震撼
(書借給朋友,有機會再把一些我喜歡的譬喻貼上來)
村上春樹有了知名度後
很多人試著用他的譬喻語氣,風格
語氣跟風格或許可以模仿
但村上春樹的譬喻當中
藏著的那渾沌的灰
卻是誰也模仿不來的
很奇怪的
在書中那麼多的譬喻當中
深埋在我心中的那譬喻卻很平凡
出現在世界末日那世界
那是在主角聽到"民謠搖滾詩人"巴布.狄倫的歌曲後
在雨天有感而發
"我與狄倫都老了
那就像下雨一樣明顯"


世界的外圍有一座高牆
我們只能望著牆發出歎息
我們沒有翅膀
我們無法翻越過牆
我們無法衝撞倒牆
我們甚至無法提出疑問...
我們在牆下的世界
出生,老去,死亡
等死滅後
我們被運出牆外
然後
新生命誕生了
他們也一樣
以同等的速度
出生,老去,死亡
然後被運出牆外
誰都一樣
必然的死亡
這是世界的運行架構中
你能得到的唯一正義與公平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