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陳玉勳導演1995年的電影作《熱帶魚》,榮獲第32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和女配角。這部電影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令我驚艷,架構完整、角色演出自然討喜、台式黑色幽默、對聯考制度的省思、針砭社會現象充滿了對弱勢的理解與關心。堪稱是台版《菊次郎的夏天》,而且更具後勁與發人深省。就連爆笑的梗處理也頗豐富細膩,有埂伏線式的幽默,如阿慶弟弟阿賢從頭到尾沒加(02)在公共電話打勒索電話(所以從沒打通過)、妙處橫生的對話:當阿強插嘴時,雄哥:「沒你家的事情啦。」(吐槽:什麼叫沒你家的事,本來就是他家的事)、令人哭笑不得的突梯黑色幽默:當新聞以插畫方式將勒索相關錄音公佈時,綁匪全家人興奮討論自己終於在電視上「現聲」(因此被鎖定地區在嘉義東石,但因為老年癡呆的老奶奶口中眾人皆不識的阿輝老大,大批警察跑到墾丁抓人。)、傻眼的巧合:前警察的犯案人賴桑要去取款時碰到舊識警察,而阿慶帶兩個被綁小孩去海邊時也碰到了舊識警察。鮮明的草根角色形塑跟選角:無論是老實憨厚的阿慶(林正盛)、以此片奪得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已故演員文英、對學弟警察對媒體說:「雖然我才剛從警校畢業,但我第六感非常準,加上我的學長槍法非常準。」的傻警二人組(由兩位副導演王明台導演、徐輔軍導演上陣演出。)。 現在走向螢光幕前的藝人趙正平,當年是場務,在片中也客串演出,以長髮+花襯衫+螢光緊身褲的誇張造型被阿強同學暗巷割褲、在媒體前受訪。


劇情描述在幹粗活的阿慶(林正盛)與老闆賴桑綁架一名富家小孩勒索,不料在因緣際會之下,買一送一綁走了一名屆臨聯考的國中生阿強(林嘉宏)。曾是前警察的賴桑在約定的取款地點,遇到埋伏的舊識警察同事,找藉口開溜之後遭遇車禍過世。阿慶只好將兩名肉票帶嘉義東石老家藏匿,一邊跟阿姨(文英)與姨丈雄哥、弟弟阿賢等親戚商討取得贖金的事宜。但在朝夕相處之下古意的綁匪與肉票,發展滋生出特別的感情,阿慶得知阿強即將要聯考之後,竟熱心的拿自己小妹阿娟的參考書給他,希望他趁剩餘時間全力讀書,希望阿強以後能做有用的人、不要步上自己的後塵。


雖然導演在片末藉由阿娟之口說「人生光有夢想是走不動的」,似在認同文憑至上的主義。但其實如果細看片中的枝枝末末,對台灣的教育制度的訊息的質疑意識強烈,並不是用冷嘲熱諷的方式,但卻是以較為誇張的方式去暴露真相,藉此讓觀眾不會笑過就忘,在笑完之後接著去思索這沉重難解的議題。用批判這兩字來形容太嚴肅,毋寧說是呈現出導演對於社會現象的觀察。

在阿強被綁之後,本來因阿強模擬考成績不到400分、覺得他屬於沒救學生一族的老師改口對媒體說:「他很乖,文文靜靜的,功課非常好。」

好笑的是,就連綁匪阿慶也說:「如果知道你要聯考就不會抓你,對不起啦,當初如果早知道你要參加聯考,我一定會放你走。」(而阿強則是嘴巴微張傻眼。)

而阿慶父親對兒子茲茲在念的,不是理當是最重要的安危,竟是能不能加分。在市議員陪同下到市政府要求讓兒子能保送升學「把兒子交給學校,現在兒子被綁架了,難道學校不用負一點責任嗎?」

就連當最後阿強以自由身要趕回台北考試時,熱情的民眾準備參考書跟考前猜題來歡迎。

這種不就像卡夫卡的《變形記》,當男主角變成甲蟲的時候,記掛的事情還是工作。


不過查了一些電影相關資料後,也頗多感概。像陳玉勳那麼優秀的導演,在大螢幕上卻走得不十分順遂(指票房上而言)。 資料上導演是先在電視劇嶄露頭角(但我應該沒看過,或者看過也不會記得,畢竟當時年紀小啊)。而在90年代中期轉戰電視圈(1995年的《熱帶魚》、1997年《愛情來了》),但在1997年《愛情來了》之後,陳玉勳導演不再在大螢幕執導筒。轉戰廣告圈接拍廣告,雖然以廣告導演之姿也表現活躍,但對於期待出色台灣電影的觀眾來說,終究是件憾事。幸好在13年之後,2010年的三段式電影《茱麗葉》,陳玉勳導演以當中最後一段《還有一個茱麗葉》宣告電影圈l’m back!

評《熱帶魚》:★★★★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