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北野武是我極為喜愛的藝人(用藝人形容不為過,以色情相聲演員身分出道、並有擔任節目主持人),尤其我更喜愛看他身兼編導演的電影。《極惡非道》是去年坎城影展的競賽片,也是以日本黑幫片聞名國際的北野武的回歸之作。除了北野武參與演出之外,集結了三浦友和、椎名桔平、加瀨亮、北村總一朗、塚本高史、杉本哲太、國村隼、小日向文世、石橋蓮司和中野英雄等男星參與演出,加瀨亮更在片中大秀字正腔圓的英文。自從上一部她所拍攝的黑幫片四海兄弟(brother,2000)相距整整十年了。我不知道這部片的評價究竟如何,但北野武確實又在他熟悉的黑幫片型,開拓出新的風貌。而2011年也確定開拍續集(雖然人都快死光了,有點不解要怎麼拍…。)


首先就是配樂上面,北野武這次沒有跟久石讓合作、而是跟鈴木慶一合作。一開始聽到低限主義的配樂覺得滿無趣的。雖然我是北野武迷,但對我而言北野武最厲害的地方,不在於劇本,而是出自於個人魅力(儘管因為曾經遭遇嚴重車禍,導致他的臉部表情變化不多),只要他一出場整部電影就發光,他無庸置疑的是天生的藝人。如果北野武只編導、沒有親自參與演出的話,說不定他的電影最多僅能算是中上之作。不得不歸功於久石讓抒情而極富畫面感的配樂,與北野武當中的酷與冷調幽默,所激盪而出的極端反差呈現,對張力提升了相當多。但看到後來我終於理解了為什麼配樂要如此的低限與冷冽,因為這部片的原名叫《全員惡人》啊,也終於揮別了北野武一貫冷硬派、甚至是有些背離現實的抒情黑幫片。


《極惡非道》就像是黑幫版的《白色巨塔》。不過差別在於《白色巨塔》當中還有個宇宙無敵爛好人,不過在這部片中大家都是玩狠的。有人暗中暗槓錢、有人絲毫不顧乾兄弟與父子之約、有人背叛自己的老大,簡單來說,就是個惡人互咬的世界。


(劇情爆雷,斟酌閱讀)
一開始,會長因為想要毒品五五分利益與村瀨組的地盤,而想要覆滅村瀨組,轉告二把手加藤,加藤在轉告給村瀨的拜把兄弟池元,池元則要求大友強迫村瀨退休。層層交接的情況下,大友用暴力洗牙的方式讓村瀨知難而退含恨退休。二把手加藤於是跟收賄警方片岡作協議,要他設法逮捕大友。加藤跟會長暗示村瀨的地盤要如何處理,會長說等大友被捕後,讓池元下台給加藤接手。而另一方面,會長早在收禮時安撫並煽動村瀨二十年的二把手小澤,以跟毒販子牽扯不清的理由說要讓村瀨退休,還說會立約,於是有了交易的默契。

但村瀨沒有真正退休、還在插手毒品生意,池元於是用乾爹的名義跟大友說幹掉村瀨吧,還叫大友親自動手。等大友順利在澡堂滅掉村瀨之後(還一口氣滅四人)。
會長在下令讓池元驅逐大友(加藤說池元怎辦,會長則說等村瀨或大友組來解決)。

池元告知大友要被驅逐,大友當然不服,畢竟是池元要他幹的,於是大友越級並切小指直接去見會長。社長又對大友說︰「驅逐你不是我的意思,是池元自己的意思,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池元氣數將盡,輪到你和組員再創繁榮了,等事情平息下來,我會跟你立約。」

看出會長的心機跟花樣了吧!就是大搞多面手法,讓旗下的「大將」們為了地盤與權力互咬,當某一組氣力耗盡或分崩離析之後,再一個個以單點擊破的方式收拾清算掉,若是當中有人對自己有所質疑或抗議,就用密談的方式,把責任一概推給其他的「大將」,並給實質金錢或承諾給地盤來攏絡。用煽風點火、隔山觀虎鬥的方式來永久掌權。


《極惡非道》固然讓我看的沉浸其中(尤其是大使館竟然因為刑事豁免權給淪為黑道的賭場,真是太猛了),不過缺點不用放大鏡檢視也看的出來。像是在逞兇鬥狠過程中,並沒有一個內心有糾結的人,說背叛就背叛、被利用的同時自己也在利用別人,所以對一般觀眾而言,也沒有一個能夠真正能感情投射的對象。《白色巨塔》中有幾個誤入叢林的小白兔,心思單純點的讀者或觀眾自然會被他們的際遇所牽動,即便內心複雜一點的人也會期待「聖者的墮落」,但在這裡全部都是大野狼,互咬當中誰死了都是天經地義的。


當看到大友組被清算鬥垮的時候,觀眾頂多只會覺得「啊!黑道真狠」,但也就是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在事不關己的看戲,並不是恍若走進電影的世界。另外就是並沒有製造出一絲懸念與游移難測地不確定性,態勢的發展太過顯而易見,剛開始看就知道二把手最後鐵定會把會長給幹掉(不然自己穩死的嘛!),你知道,我知道,二把手知道,大概就只有會長自己不知道吧!


電影裡有幾個細節令我印象頗深,特別拿出來討論。第一個是北野武用了幾秒鐘就彰顯出黑社會的上下關係,一樣是僵化的表面尊重,大友組的小弟癱軟在沙發上抽菸,大友一來,馬上熄菸起立鞠躬,但試問,如果是真心尊重,就算抽菸也不該是整個人幾乎是躺在沙發上的無賴模樣。


而在大友組要找跟村瀨合作的中華料理店老闆算帳時,讓鏡頭置於店內、穿越透明玻璃門,構圖是店外被風吹起的布巾與風景,遠遠就看到水野(椎名桔平)跟另個黑道走了過來,將日常性與威嚇感混合在一起。而隸屬於大友組的水野,招牌特色就是在等大友的無聊時間會愛拿菸蒂丟警察、並喜歡山雨欲來地氣氛之下露齒笑,在看到新來的客人插耳機打電動打到渾然不覺時,在用筷子插耳跟剁手指兩截飛到麵裡,最後叫店員把手指麵端給客人。而最後當水野被小澤勢力幹掉之後,坐在車後座,一向深鎖眉心、不苟言笑的小澤坐也露出了笑容,教觀眾不寒而慄。


最後當貪污的惡警察片岡升職、並帶接任的警察交接拜碼頭時,他穿的是黑西裝,而取而代之的新任黑道老大加藤則是一身全白,也暗喻了在特定情況之下,黑道白道本一家、互存共生的微妙關係。

評《極惡非道》:★★★★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