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慾虫》的導演若松孝二,在日本素有「情色電影的黑澤明」之稱,此片為他的第100部電影,卻是我第一次看他的電影(《慾虫》只有在台北國賓長春的小廳上映),也是頭一次聽到導演的名字。《慾虫》改編自日本知名小說家江戶川亂步的短篇小說《芋蟲》,因為電影裡的極左派立場,在2010年、第60屆的柏林影展引起了正反兩極反應,但依舊抱走了最佳女主角銀熊獎。而37歲的寺島忍,靠著精湛的演技,豁出去地又素顏又全裸詮釋內心糾葛翻騰的農婦,成為第三位榮登柏林影后的日本女星。


會吸引我看這部電影的原因,老實說並非是基於柏林影展的成績與爭議,想要一探究竟全是為了江戶川亂步!雖然我尚未看過原著《芋蟲》,但江戶川亂步的筆力教我嘆服不已。一提到江戶川亂步,不少讀者會先想到他的獵奇風格,在所有推理小說作家當中,他的敘述力絕對是頂尖的。在他的文字架構而成的世界往往是扭曲、陰濕、病態,但他一派日常閒散地用字,使得故事遊走在日常性/妖異感,不論多曲折離奇的故事,經由他娓娓道來,彷彿煞有其事一般。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覺得同樣是寫了不少獵奇題材,橫溝正史不如他的原因(雖然他很會寫大家族悲劇啦)。


而改編電影《慾虫》一樣是將真實與幻想交融,故事的背景設定在二戰時期。黑川久藏(大西信滿)是日本帝國的少尉,黑川家的大哥泰藏戰死,而小弟阿忠則因身體不好只能下田,而已婚的久藏,在戰爭結束前被送回家…但在戰爭進行式的「半路回家」可想而知絕非好事。久藏在侵中戰爭時,失去了他的四肢、面貌損傷、失聰失聲,只剩眼睛跟那話兒堪用。唯一在戰爭中得到的:是他因為報紙報導他英勇作戰的事蹟有了軍神的稱號、天皇賜與的三枚勳章。而溫婉的妻子阿茂在悲傷、震撼之餘卻仍得打起精神面對現實、照顧完全無法自理生活的丈夫…


我沒看過原著所以無法比較,但單就電影來看,還算是一部滿好看的電影。但比較不一樣的是,以我對亂步作品的既有認知,我認為導演應該是把亂步文字的妖氣抽離掉許多,添加抒情的調性。女主角寺島忍(茂子)的演出十分出色,尤其是丈夫久藏甫回來不久,想要看天皇賜與的三枚勳章時,鏡頭特寫茂子的臉部,從靜默到壓抑(下唇到下巴這塊的顫抖)直到宣洩哭泣,就算平常哭戲看到麻痺的觀眾(比方像我)也會為之動容,而且導演很聰明的接著將鏡頭跳到久藏在哭泣。讓觀眾理解到,啊!原來茂子最後會哭出來是因為先看到久藏哭了,這個剪接順序相當重要,善用了電影特有、小說沒有的優勢,假定如果觀眾先看到久藏哭泣、在銜接茂子哭的部分,這段哭戲的渲染力必定會降低許多。這部電影絕大部分的時間皆是久藏與茂子之間的互動,這互動的重點就像茂子受不了丈夫時說的每天就是吃跟睡、還有不會消退的性慾(做),雖然前後換了幾次體位,也有裸露,但尺度沒有我想像中的猛(關於身障者的情感&性慾電影,我最愛的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破浪而出》是我心目中的No.1)。當然也涉及茂子心境上與權力結構上的改變,而且到後面有提出了一個「解釋」,原來並不是茂子的部分作為並不是出於單純不耐煩、受不了照顧上的沉重壓力。也連帶了讓前面茂子一些微妙的表情與反應的原因明晰了起來。


茂子用推車帶久藏外出透透風時,村民會雙手合十膜拜軍神、家中牆壁上右邊是讚揚久藏少尉功績的表框簡報(如果我沒看錯,報紙後來也黃掉了,已經預告了戰爭結束後的軍神的意義與色彩也會改變)、而左邊是三枚勳章,最上頭的照片一開始我以為是兩人的新婚照,後來發現原來是天皇與天皇之妻的照片,聽的收音機是戰報,也就是說家裡的一切都跟天皇與帝國政府有關。就像茂子所說的:(失去了四肢)軍神又怎麼樣?揭示戰爭的荒謬是這個故事的重點,從在剪進了史實的真實影像,還有電影最後的數據(戰爭結束後B&C級戰犯(帝國的代罪羔羊)被處死984人、廣島原爆14萬人死亡、長崎原爆7萬人死亡、二戰一共死了六千萬人),看得出來導演也特別在這個部分上著力、批判政府與反戰的意識濃厚。

評《慾虫》:★★★☆
推理小說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