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導演李相日所執導的電影《惡人》,改編自日本作家吉田修一的同名小說,《惡人》的小說也是我去年日系小說自選Top16(由去年讀了102本日系小說當中選出),看完電影後我深深感覺到當初評價給太低啦!不過我當初在排名次的時候,是靠喜歡程度的直覺來排,反映出的是當下的心情與少了點沉澱時間地觀感。電影拍得很平實,沒有花俏的運鏡剪接、也沒有多特出的構圖,是一部中規中矩的改編作,但看完也並不覺失望,反而更喜歡故事,從這個角度來看,改編電影還算是水準以上吧。


先聊聊《惡人》各方面的表現,在看電影前,我只看過女主角深津繪里是在與木村拓哉合演的偶像劇《CHANGE》中的演出。當時的印象是,嚴格說來她雖非典型大美女,但著實散發出迥異於樣板女星的獨特韻味。據說她在日本相當受到女性歡迎,在日本綜藝節目《男女糾察隊》中,也曾獲得諧星們投票為最喜愛的女星(也是花心與人氣兼具!?主持人小淳的夢中情人)。她以此片接連拿下 2010年蒙特婁國際影展最佳女主角獎、第35屆「報知映畫賞」、第23屆「日刊體育映畫大賞‧石原裕次郎賞」囊括三后。誠然,她的演技是有不錯水準,但倒不覺得她是演技多有渲染力,而是具備那種天生擁有存在感的演員特質,就像如果北野武在ㄧ部電影裡當清潔大叔,我還是會被他的壓倒性存在感所吸引。這次她挑戰床戲,尺度沒有多大膽,但已是她從影生涯的最大突破。


倒是妻夫木聰讓我眼睛為之一亮,一直覺得他是一位很可惜的演員,他出道不久時在《池袋西口公園》中驚鴻一瞥的頹廢Look十分有型,甚至備受媒體高度期待、被認定有望成為木村拓哉接班人。但多年下來他遲遲沒有代表作,無論是電視劇還是電影的演出,重複性太高,經常演那種奶油健康、有點呆愣愣的角色。「溫室裡的花朵」本來是形容抗壓性低的年輕人,但這幾個字用來形容妻夫木聰的演員生涯也不算太怪,也無怪乎在接下《惡人》主角時被質疑「演殺人犯缺乏說服力」。他在日本傑出新銳導演中島哲也的電影《幸福的魔法繪本》飾演一個曾經是超級童星、長大因轉型失敗而潦倒的精神病患,已經是發揮空間極大的角色了,雖然看到一半才認出來是他演的,但他的演出還是未讓我眼睛為之一亮。電影雜誌Cue11月號也有提到他剛開始演出《惡人》時極不順利,還被導演嫌棄:「不對,眼神不對、打扮不對、全部都不對。」,於是他展開一人的小漁村之旅(也是劇中場景漁村)。對於這趟旅程他說:「不知道能不能稱得上是旅行,在那裡感受到了幾乎無法只用孤單能夠簡單形容的感覺。沒有,什麼東西都沒有。是一種非常不可思議的感覺。」。而他也奪下第23屆「日刊體育映畫大賞‧石原裕次郎賞」影帝,聽到消息時反應興奮:「我好想哭,努力終於有回報了。」。在《惡人》裡的我認為他進步許多,當然有時候在情緒與表情的銜接上,還是能明顯看出有些許僵硬與不自然,但至少詮釋角色下的苦功是可以感受到的,也就是說真的能透過大螢幕,看到身為演員的敬業與全力一搏。事實上他似乎至今尚未完全從角色脫離,他說:「以前我無法了解為什麼有演員會自殺,現在好像可以理解。」。


倒是日本配樂大師久石讓這次配樂我覺得有點虛掉了,雖然他稱導演李相日超難搞,會緊盯配樂,半調侃半抱怨說讓他花費了製作了三部電影配樂的時間與精力。但以整體配樂來講,我認為很平凡,老實說我後知後覺到看完電影才知配樂是久石讓操刀,由此可見不似以往久石讓的高水平。幸好由久石讓作曲、福原美穗演唱的片尾曲「your story」還頗為動人(聽到這首歌會想起妻夫木聰看著美景時的笑容。)


《惡人》所揭示出的,與其說是孤獨(基本上有太多藝術創作都在強調這感受,我不想多再此贅言),不如說是讓讀者與觀眾重新審視與省思所謂的善惡。一個一輩子沒犯法的人就一定是好人嗎?未必。他可能是大城市中那自掃門前雪的冷漠共犯、或是像故事裡的有增尾圭吾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又陰晴不定的家境富裕的有錢大少爺。他所做的行為是如此幼稚與充滿惡意,但他所做所為是法律無法制裁的,他甚至不用揹著罪人的十字架。佳乃父親最後選擇不以肉身的暴力報仇,想讓他活在自我譴責之中,在電影裡觀眾看到增尾的手足無措模樣可能得到情緒紓解,但回歸到現實,增尾真的會被罪惡感煎熬終老嗎?不會,如果他有如絲纖細易碎的心,也根本不會有那種作賤他人後、還毫不在乎以此當話題嘲笑為樂的心情了。


那麼一個人犯了重罪就一定是壞人嗎?也未必。他可能是為了心中護著心中小小的正義火焰行事,但法律保護的並非正義,法律也不過是一種約定俗成,還是一種會更改與變化的約定俗成。比方說前陣子有則印象深刻的新聞,從遠古時代就有人吃人了,而且還不是因為食物匱乏,純粹就是為了減少自己可能的競爭者、敵人。固然並非新聞所報的或考古根據就正確,但我相信。這是因為以現代來說,在精神上,人類也是彼此在喝對方的血、扒對方的皮與啃對方的骨。《惡人》裡面的清水祐一之所以殺人,雖非為了正義,但如同村上龍的《寂寞國的殺人》書名一樣,是因為木訥與不善表達的個性、每天跟著舅舅作勞力活、陪祖父往返醫院,一成不變的生活使寂寞成了未爆彈,在被羞辱與驚嚇的激憤情緒之下殺死了石橋佳乃。真正扮演隱形殺手的是空虛與寂寞。空虛與寂寞透過了祐一的雙手殺人,祐一充其量只是一個讓空虛與寂寞具現化的通道。

評《惡人》:★★★☆
(一句真言:還是喜歡原著小說比電影多,但電影也不差,值得一看。)

推理小說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