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岩井俊二的《煙花》(Fireworks, Should We See It from the Side or the Bottom? ,1993)是僅四十九分鐘的短片,拍得極為深刻動人,奪得當年日本電影導演協會的年度新人獎。劇情表裡都跟煙花有所關聯,就表面上的內容而言,是孩子們在爭論煙火從正面側面究竟是圓還是扁的問題。但電影其實是在傳遞導演岩井俊二的愛情觀。那種稍縱即逝地絢爛意象。這部作品也奠定了岩井俊二的美學風格,如名作《情書》就是以此作的形式與概念去延伸。


談電影之前,我想先引用侯孝賢導演的一段話:
生命中有許多吉光片羽,無從名之,難以歸類,也不能構成什麼重要意義,但它們就是在我心中縈繞不去。譬如年輕時候我愛敲桿,撞球間裡老放著歌”Smoke Gets in Your Eyes”。如今我已近六十歲,這些東西在那裡太久了,變成像是我欠的,必須償還,於是我只有把它們拍出來。我稱它們是,最好的時光。最好,不是因為最好,所以我們眷念不已;而是倒過來,是因為永遠失落了,我們只能用懷念召喚它們,所以才成為最好。
──侯孝賢 導演


尤其是最後兩句說得真好—「最好,不是因為最好,所以我們眷念不已;而是倒過來,是因為永遠失落了,我們只能用懷念召喚它們,所以才成為最好。」幾乎可以用來作這部電影的註解。《煙花》裡面的感情是孩子式的戀情愛情與友情。兩個男孩佑介與典道是麻吉,暗戀著美麗脫俗的女孩(奧菜惠 飾演)。一場本來只是賭賭灌籃高手漫畫的平凡游泳競賽,卻因為女孩的旁觀而平生波瀾(就快要被母親強迫搬家的女孩,默默打定注意誰贏就找誰看晚上煙花)。佑介贏了比賽受到邀請,因為孩子式的害羞反而跟典道說女孩是醜女、自己不打算赴約,而決定選擇跟其他男孩一同行動(呵明明是同班但高矮胖瘦也差太多了…)。女孩跑到了佑介家的小診所等待,等到的卻是因為受傷、被佑介力勸之下到佑介家看傷口的典道,陰錯陽差之下開啟一段兩小無猜式地曖昧感情…而另一組吵鬧地「男孩小隊」,爬山去燈塔,最後一個個大喊自己暗戀對象的名字。然而當「男孩小隊」抵達看煙火的燈塔時,煙火已經放完了,徒留淡淡地遺憾…


《煙花》最後演變成孩子在友情和愛情之間的抉擇,是要為了義氣跟一起聒噪浮動地朋友看煙火還是要和暗戀著的女同學”私奔”。早熟的典道拿起放大鏡專注看著女孩的樣貌(等長大後還在幹這種事情可不行,比方說把自己喜歡的女孩數位照片放大看,如果被發現只會被當成變態吧…)。而當女孩在公車上說要一起「私奔」,典道慌忙回:「兩個人一起...死?」、女孩冷靜更正:「那是殉情。」,非常孩子氣,卻是專屬於孩提時代的浪漫。而佑介則是另一種類型的男孩子,應該是屬於那種小學時代頭腦鬼點子多、會打躲避球、但下課會拉自己喜歡女孩辮子的類型,心裡明白自己地單純感情,卻礙於面子和同儕壓力不敢坦然表達。電影中最重要的一段,典道與及川溜到關閉的游泳池,化了妝更為成熟的女孩跳下水,典道原本還有些害怕,但最後大概是覺得自己再彆扭下去無法在女孩面前抬頭,於是縱身跳下水,在嬉戲的時候之後,這時是用逆光攝影特寫女孩臉部表情與每一個精細變化,女孩告白「下學期再見吧!(而這不是真的)」,泛著一陣波光游離了男孩…搭配著「Forever Friends」甜蜜又哀愁的歌曲,看到起雞皮疙瘩…這時候在畫面的左下角,是典道右側的頭跟肩膀,也可以說是不全的背影,也就是說從特寫女孩戲水時表情開始,岩井俊二隱密而不著痕跡地引導觀眾直接化身成故事裡的男孩,這幾乎可以說幾近於催眠術。能夠引發普世共通共鳴又恍若是自身獨有的記憶,這一點,岩井俊二跟村上春樹是一樣的。


《煙花》也在強調「如果當時…那麼會」與「可能性」。如果佑介不裝冷淡順著心意答應邀約的話、如果游泳PK是典道贏的話、如果女孩沒有要轉學的話(或許也不會主動做出這些作為),那麼一切事情的發展都會有所不同,一件事情牽動一件事情…所帶來的連鎖效應。可能性也是一樣,像是村上春樹小說《挪威的森林》中的永澤學長的價值觀是「看可能性白白溜走是痛苦的」,但對於孩子來說,就算「可能性」溜走、他們也無力挽留(不管典道如何絞盡腦汁,都不可能阻止女孩搬家)。這些「如果當時…那麼會」、「錯失可能性」將在成年之後折磨著所有人,可是在孩子的世界裡,瞬間即是永恆,他們還有太多的未來,因此無須(也沒有那麼多過去可供)回首,只要、也只能專注活在當下。


如果要以「純愛」來定義的話,幾乎不可能有比《煙花》更純粹的純愛電影了。清新卻帶著悵然地餘韻,唯美而低迴。因為角色是情竇初開的孩子,比《情書》更為素樸、情感也更自然真摯(《情書》美歸美,但多少還是有些矯情做作)。當然有著白雪皚皚風景與溫柔透明鏡頭的《情書》也是「純愛」經典,但如果細想《情書》的角色與劇情,還是有考慮其實際面,因為已經出現了「他者」。(男生藤井樹的好友後來追到了藤井樹的女朋友)。而在孩子的世界來說,就算朋友與暗戀的對象是同一人,還沒有完整形成「他者」的輪廓,也因為少了明確地競爭概念,對於愛(哪怕那種愛還是愛自己、或是愛幻想),既是一心嚮往之、又無能為力,沒有比這還更「純愛」的吧。

評《煙花》:★★★★★
(一句真言:呃…雖然我幼稚園時期好像就對女生很有興趣了,但我真的被《煙花》給深深感動到了)。


「Forever Friends」

Hold me like a friend
Kiss me like a friend
Say we'll never end
Searching for the colors of the rainbow
Melody never say goodbye
I'll be near you
Some people handle love in and never try
I can almost fly with your wings to set me higher
Some day we'll see the world
and through the grey have faith in our hands

Hold me like a friend Kiss me like a friend
Say we'll never end
Searching for the colors of the rainbow
Melody never say good-bye we'll always be forever friends

Hold me like a friend Kiss me like a friend
Say we'll never end
Searching for the colors of the rainbow
Melody never say good-bye
I will believe you
When the river flows
Off to part us both Only HEAVEN knows
I will be a boat to sail arround you
Melody never say good-bye
I will be near you
Some people handle love in and never try
I can almost fly with your wings to set me higher
One day we'll see the world
and through the grey have faith in our hands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