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這是我第二次看金知雲導演的電影,之前所看的是向克林伊斯威特主演的西部片經典《黃昏三鏢客》致敬、2008年韓國票房賣座冠軍《神偷.獵人.斷指客》(在當年票房擊敗《追擊者》)。雖然《神偷.獵人.斷指客》在韓國票房橫掃千軍,老實說還記得當初看完時很無感,一度看到昏昏欲睡、看完沒多久就全部忘光光。而2010年的新作《看見魔鬼》(I Saw the Devil)則是話題大作,還沒上映就引發爭議。


原因就在於送審時,南韓影像物等級委員會以「影片部分鏡頭詆毀人類尊嚴」為理由,評為「限制級」之外,還加碼設限只能在「成人影院」上映,但矛盾之處就在於韓國沒有一間合格標準的成人影院,也就是說實際上這部電影變成了「禁片」。也因為如此,電影只好延後上映,礙於情勢所逼,最後導演無奈地剪掉了最血腥的7分鐘(導演金知雲不甘心的抱怨:「被迫剪掉了7分鐘的電影還是相當精采與好看,但就像沒有沾芥末的生魚片一樣,還是很好吃,卻少了最畫龍點睛的那一部分。」),經歷了一波三折,電影最後終於得以上映。


劇情架構其實極其簡單。重案組警探金修玄(李秉憲 飾)的未婚妻珠妍在雪地中汽車需換輪胎,最後慘遭殺人魔頭張敬哲(崔岷植 飾)殺害分屍。金修玄化身為復仇者,在找到訂婚戒指,確定兇手之後,金修玄跟同事借來高科技的膠囊私用(掌握行蹤、監聽),在一次對決之中將張敬哲打趴、意識模糊,但他卻未選擇直接殺害對方,而是讓對方吞入高科技膠囊,開始跟監殺人魔頭並打算好好折磨他…


的確,如果單就血腥暴力的程度而言,此片絕對是我看過的韓國近似類型電影之最,遠超越《原罪犯》、《追擊者》,甚至還有看過的影迷疾呼此片該被列為全球十大禁片。但以劇本來說,卻明顯地單薄。整部片子,就看到崔岷植飾演的魔頭隨機殺人、或是一有機會就要強姦。然後李秉憲隨伺在後凌虐他…也就是捉放、捉放。不過跟諸葛亮七擒孟獲不同的是,李秉憲的目的是要讓對方感到無邊無際地恐懼與痛苦,在不知不覺中他也變成了一個凌虐者。其實一部優秀的暴力美學的電影,應該是要讓觀眾感覺心被懸掛著、身體被吊起來,比方說像布里蘭特曼多薩《男孩看見血地獄》就是絕佳地成功例子,像是在汽車裡的橋段,不用刺激配樂、甚至黑漆漆到有些看不清楚,但它就是能讓觀眾坐立難安、堆疊觀眾地情緒。但《看見惡魔》情緒從頭滿到底,像一開始在下雪天碰上珠妍,崔岷植以浮腫地臉在車窗外看著對方微笑,相信任何人看了都會感到不寒而慄,但從之後一個個「意圖殺&姦」開始,只有放沒有收,不過畫面有多血淋淋,也會漸漸感到麻痺。能讓觀眾喘口氣才真正可怕,因為你在呼吸的同時,才真正融入在電影裡頭。但《看見惡魔》卻是從頭到尾狂飆,以至於雖然毫無冷場,卻能夠將電影跟現實徹底分開。結尾魔頭的告白也為時已晚,因為導演使觀眾一直只看到魔頭地臉部表情與肢體語言,到後面才要形塑個性與挖掘內心已經遲了。讓電影維持一定水準的關鍵有二,其一是電影唯二的靈魂人物崔岷植與李秉憲互飆演技,在受訪時崔岷植開玩笑說:『有一幕被他用塑膠袋捆住頭然後狠打的戲,我以為它是來真的耶,感覺早就想置我於死地了。』而李秉憲的回應吐槽可絕了:『這一切狠毒的演技都是跟崔前輩學的,因為你應該才是變態殺人魔的始祖!』。再來就是於結尾收得合情合理、劇力萬鈞。喜歡此類片型的觀眾不要錯過了,但建議不要吃太飽去看…(還好我連晚餐都沒吃只買了一杯咖啡歐蕾)。

評《看見魔鬼》:★★★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