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今年台北電影節看了七部片,今天來介紹的是當中我最喜愛的「窒息暴戾」。老實講,原本在翻電影手冊挑片看的時候,《窒息暴戾》一開始沒有列在我自己的片單裡面(預告片剪的蠻不吸引人的),後來跟阿肯討論、又想到自己之前看韓國幾部跟暴力有關的電影都覺得喜歡,最後改變主意去看,一看簡直著迷不已。


劇情圍繞在韓國家庭的暴力問題,簡單來說,電影題材並不特別,事實上跟故事有關的藝術(如小說、電影),隨著發展時間的拉長,要有100%的獨特性幾乎不可能,因為題材基本上一定已經被「前輩」給開發過了。就像十九世紀初出生的美國作家愛倫坡被認定是驚悚小說的始祖大師而成為經典,但如果擺在現在的時空背景來看,小說裡出現過的不少驚悚情節與元素,早就被好萊塢電影變造使用到淪為浮濫地老梗。以現代故事的藝術來說,我認為重點不是求新而是在求變,也就是如何用同樣的材料炒出不一樣的色香味。而《窒息暴戾》導演梁益俊成功辦到了。


「壓抑地韓國傳統家庭」
正式談電影之前,不得不先談談韓國的傳統家庭。韓國的經歷了如日本統治、韓戰、獨裁政權等,加上本身文化的特色,造成韓國社會的大男人主義。這形象重壓之所以形成,男性本身當然要肩負起最大的責任,但要說韓國女性沒有責任嗎?那倒也未必。之前看過新聞指出,多數韓國女性頗重視男性有沒有當兵,而當兵所象徵的表象意義應該大家都知道---男子氣概。這在台灣聽起來蠻不可思議的(像美國這種英雄主義的國家,有人崇拜軍人還可以想像),因為在台灣,我想如果一個男生說自己不用當兵,除了男生朋友嘴巴上說「好好喔!」心裡幹的要死之外,周遭女性也不太在意,連當兵的故事都懶得聽了,還管你有沒有當兵咧。在韓國傳統家庭這樣封閉地價值觀之下,人的情感變得更加容易因壓抑而扭曲變形,「暴力」就成了某些「大男人」情緒宣洩的出口,然而在路上隨便扁人可能會被警察抓或是打不贏對方,所以倒楣的對象就成為家人。而「暴力」本來就是人的本質之一,最多只能控制不能消除,這跟色情產業的道理很類似。這裡講的暴力不只在侷限肢體上、也在精神上。就連沒有嚴重的利害關係,人與人還是可能會互看不爽、互相傷害,日本頹廢派作家坂口安吾在《墮落論》有個概念我認同,他認為世界大同也沒什麼意義,因為就算世界有一天能夠大同,人與人的對立依舊存在。導演也有提到自己對於家庭結構有份不滿,這也是為什麼他要拍這部電影的原因,而他耗盡心力拍完這部電影後,他跟父親的關係反而改善了,原本是不交談的,到現在變成會一起吃飯和聊天。


「130分鐘的窒息感」
《窒息暴戾》中沒有任何一個多餘的角色,每個角色都有存在的意義、帶動著劇情。男主角相勳,是討債公司的超級討債王,在外人眼裡,他是個冷血衝動的人,會找他聊天的只有討債公司的負責人萬植。他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他因為某些原因迴避與姐姐互動、就連姐姐的小孩亨仁對他都是又愛又怕。這樣的他遇上了一個高中女生妍希,所有人都怕相勳,但妍希卻不怕。兩人的年紀相距懸殊,兩人的互動既不像父女也不像情人、倒比較像是朋友,而相勳內心的某個什麼也開始鬆動了…殊不知談吐開朗的妍希來自於一個問題家庭,爸爸因為經歷了戰爭與喪妻之痛而變得精神有些異常,使家中經濟出現問題。妍希哥哥英載不務正業,脾氣暴躁、有暴力傾向,之後在朋友煥圭的引介下,加入了相勳待的討債公司。命運的齒輪開始動了起來,而相勳的神秘過往也在電影裡揭開…


第一次看梁益俊的電影,而這部電影他跳脫出了單純演員的身分、自編自導自演,電影後的座談會導演也有講到,自己當演員時要符合導演跟角色性格要求,有諸多限制,但當導演的他顯得更為自在,難能可貴的一點是,導演身兼男主角比較易於陷入自溺而不自知,而梁益俊把男主角相勳這個亦正亦邪的角色詮釋地恰到好處,讓觀眾的情緒跟他綁在一起、因為他而牽動。像我還蠻喜歡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這部電影,但總覺得豆導的演出就有點過於自溺的感覺,當然我不是說自溺不好(藝術工作者性格有些自溺也屬正常),只是如果過於自溺,觀眾比較難將感情投射在電影裡,除非是像日本導演北野武,北野武自導自演的電影也彷彿「個人秀」,但北野武有天生的喜感跟氣勢,所以他的自溺反而是他的特色與優點。電影中的「聲音」配置也替電影加分,像「原罪犯」片頭有一段搖滾曲調、「殺人回憶」則是淒美配樂,都有種為電影氣氛定調地暗示。《窒息暴戾》電影開始前十幾分鐘則幾乎沒有什麼對話(更不要說有配樂),這種給觀眾窒息般地沉默,讓我聯想到也是我非常喜愛的作品《黑金企業》。而《窒息暴戾》低氣壓卻高濃度地劇情搭配上後搖配樂,則完全將後搖的效果給渲染開來。


「我變粉絲了」
如果小說家跟搖滾樂團不算,過了十幾歲的少年時代我就沒迷過明星、參加簽名會之類的活動,但看完《窒息暴戾》後我不但簽電影票還特地找導演合照,睽違多年後再度變成粉絲(根本沒想到自己那天會用到相機,所以相機連帶都沒帶,照片還是麻煩當天的一位觀眾幫我拍、傳給我。)令人意外的是,導演本人其實超親切(光看用心的簽名就可感受到吧!),還幽默地一直強調自己現實生活中從來不打架!實在很難把他跟電影裡的酷著一張臉地相勳聯想在一起。拍照時有感覺導演在我旁邊做怪表情,因為其他排隊等簽名的觀眾傳出很多笑聲,沒想到回家一看導演竟然對鏡頭比中指啊啊啊!梁益俊先生請務必成為國際名導,這樣這張笑著比中指的照片(請參考下面的照片2)就價值不斐啦!!


擠壓臉x2

導演high到笑著比中指

超誠意簽名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