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這是我第一次看英國導演麥克.李的作品,不過光看這部《折翼天使》,已經充分感受到他處理社會寫實題材游刃有餘的能耐。之前在我的網誌也曾提到過,社會寫實的小說是我挺偏愛的風格,像山崎豐子就是我欣賞的作家之一。但社會寫實其實也跟愛情題材一樣,因為太過於日常性,相對很容易掉入了無新意或矯情的迷思。但《折翼天使》讓我驚艷不已的最大原因,一般社會寫實的小說/電影,往往只需要透視本質的強勁力道就算的上成功的作品,但《折翼天使》還在力道之外加上了美感,交融的結果呈現出撼動人心的戲劇張力。


故事中出現了三個家庭,而三個家庭彼此都熟識。先來簡單介紹一下三個家庭各自的狀況。主要家庭的父親菲爾是計程車司機,母親潘妮是超市收銀員。兩個孩子很有「噸位」,溫柔的長女瑞秋在養老院當清潔工,暴躁的小兒子羅瑞則是無業在家。第二個家庭父親是菲爾開計程車的莽撞同事阿朗,母親是有酗酒問題的卡洛,女兒則是穿著火辣的辣妹莎曼,莎曼有著一個天天在樓下等她的古怪愛慕者奎格。第三個家庭是單親,母親莫琳跟潘妮是同事,女兒堂娜則是個性叛逆的女孩,而莎曼有個有暴力傾向的刀疤男友傑森。嚴格說起來,角色的組成似乎也無甚特殊之處,但如果說演員是兵,那導演就是運籌帷幄的主帥。主帥麥克.李就是有本事利用這樣的陣容打了精彩的一仗。


長大了以後,自然就知道「人生而平等」這句話是鬼扯蛋,「人生而不平等」才是真實。但除了死亡之外,還有一點我認為是平等的,就是不論你今天財富、家世、外表、才華等等條件如何,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是被煩惱所困、感到壓抑的。很多人會說有錢人很爽,這話只對了一半。有錢人物質上過得比較high是無庸置疑的,但精神上我相信一樣也是有諸多煩憂。舉個簡單的例子,上市公司的老闆很有錢,但一個上市公司的老闆一樣跳脫不出競爭圈,也是要跟其他上市公司老闆拼輸贏。有錢人況且都有沉重壓力,更不用說電影中只能勉強溫飽的藍領階層的人了。在這些人裡面,也是「不平等」的,有人是小胖胖、有人是辣妹、有人擁有好歌喉,但這樣的「不平等」之外,身兼編導的麥克.李很有技巧地讓觀眾感受出他們彼此之間的頻率卻是共通的,對!也許個人的條件不一、性格相異,但大家都活得很寂寞,裡面的每個角色就像身處漁網之中的魚,只能在網中翻滾掙扎。就拿電影中主要家庭來說好了,菲爾的計程車司機工作收入不穩定,讓他在妻子面前有愧疚感、也覺得沒面子(他們沒正式結婚,但這樣稱呼比較方便),消沉的他經常睡過頭,沒辦法載到去機場或上班的民眾, 也就是說之所以天天睡過頭的原因是消沉,但睡過頭造成收入不足,還得低聲下氣跟女兒與妻子借錢,那他自然變得更消沉,成為根深蒂固地惡性循環,甚至用關手機跟對講機來逃避聯絡、獨自一人跑去河岸邊紓解心情。而母親潘妮的日復一日的超市工作、家裡不優渥的經濟狀況,不僅讓她失去對生活與丈夫的熱情,也讓她養成碎碎唸的習慣,而那些無意的話語卻傷害到了丈夫與兒子的心。女兒瑞秋非常乖巧溫順,但心地善良的她因為身材外貌的關係,唯一追她的男性是養老院的阿伯。兒子羅瑞則是因為自己的身材而內心自卑,脾氣暴躁又易怒,像刺蝟一樣武裝自己。僅有的嗜好就是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吃東西,由於身材與個性的關係也交不到朋友,一出門就跟別人起衝突。


有意思的是,雖然是部題材深沉嚴肅的電影,有一些黑色幽默的對話還是會讓觀眾會心一笑。其中一個家庭的女兒堂娜懷了火爆刀疤男友的孩子之後,母親莫琳質疑女兒:「你只認識他幾個月。」,堂娜氣的回擊:「你認識我爸多久?」,莫琳一臉尷尬地說:「不知道﹗五分鐘吧。」(順便暗示堂娜因為是父母一夜情才意外出生的,而父親在電影裡沒出現過,應該是得知莫琳懷孕就早早跑路了。)父親菲爾跟乘客半說笑半無奈地形容自己的兒子﹕「如果吃東西是奧運項目,那他可以拿冠軍。」。除了上述兩段,還有一個橋段讓我忍不住狂笑,就是當羅瑞因心臟疾病送進醫院,醫生在他病情較穩定時問他有沒有抽菸,母親潘妮不知道他有抽,所以就回沒有,羅瑞的姐姐瑞秋低下頭說:「他有時候抽。」,一般的認知上羅瑞再怎麼愛頂嘴,這時候也會乖乖閉嘴或是說出懺悔的話,何況他還是才剛從鬼門關回來沒多久、電影也來到了後半段,原本預期會出現感性的話語,但身上接滿管子的他開口卻是烙髒話:「Fuck off。」。或許就因為整部電影低氣壓籠罩,突顯出不時放出的「冷箭」,才會讓我對這三段對白印象深刻。電影最高潮的部分,莫過於電影末段菲爾流著男兒淚對妻子的告白:「妳不愛我很多年了。妳不喜歡我、不尊重我、跟我說話好像我是廢物。我沒有技能、錢賺得不夠。我知道我讓妳失望、我讓妳討厭。就像…什麼東西死掉了,我覺得像一棵老樹,沒有水份。」這段讓我看了直接「鐵漢柔情」(落淚不想承認的新說法…),很簡單的對話,但我深深共鳴,電影在這之前的細膩鋪陳在此處徹底爆發,張力之強著實出乎意料之外。對於電影最後的結尾我也很喜愛,菲爾家看似和解了,因為羅瑞的病使一家感情變得緊密。但尾聲響起的卻是電影過程中反覆播送的寂寥哀戚地配樂,這是為什麼﹖導演想要說的話這時候已經呼之欲出,「嘿!老兄老妹,生活沒那麼簡單,可得知道,過了這關,還有下一關等著呢﹗」。王子與公主的童話故事只能寫到結婚,就用「從今以後他們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作結,其實每個人都知道王子與公主往後還要面臨很多考驗,只是連作家也不知如何自圓其說,乾脆迴避掉難以處理的家庭生活部分。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