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會看這部電影,最大的原因,在於西恩潘是我欣賞的演員之ㄧ。在他接演這部片之前,也引發了「為什麼讓異性戀演員演同性戀傳奇議員」的討論,雖然他的演技早深受肯定,也以「神秘河流」拿下小金人,但昔日的叛逆小子詮釋同志,確實還是有些讓人難以想像。但西恩潘不只是貌似哈維米克,更是以令人折服的演技,無與倫比的敬業態度(減重22公斤、鍛鍊身材,以求接近哈維米克的體態),堵住了抱持懷疑態度、等著看好戲的人的嘴。這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在五五波的狀況下,勝過米基洛克,要知道這是相當不容易的。雖然從發揮空間上「自由大道」更勝「力挽狂瀾」,但考量到米基洛克沒拿過最佳男演員獎,西恩潘已經拿過了,我想評審再怎麼客觀,多少會受到一點影響。如果形容西恩潘私底下是「壞小子」(當然現在已經不是小子了),米基洛克可以說是「壞魔王」了,若是讓米基洛克抱到小金人,戲劇性是絕對是很「好萊塢」的。但西恩潘最後還是以陰柔克陽剛,二度稱帝。西恩潘在發表得獎感言時更替同志發聲:「曾經有人問我,『奢侈品』與『必需品』的分別,人人擁有平等權利,包括同性戀在內,當然是必須品。這就是為何同性戀平權終將會實現,而這部片會以它自己的方式,成為這過程中的一部份。這列火車已經開動了,對包容、平等的需求也在前進中,而且會繼續下去」。


導演是以「心靈捕手」從獨立製片進入到主流電影的葛斯范桑,他也是美國影壇少數公開出櫃的導演之一,據說早在九十年代,葛斯范桑就就打算籌拍哈維米克的傳記電影,但這個計畫卻礙於總總因素胎死腹中,沒想到事隔十多年,電影得以開拍、更在米克逝世三十週年紀念日的前一天小規模上映。原本知道「自由大道」是葛斯范桑拍的時候,坦白說有點小擔心,因我個人並不是很喜歡「大象」、「迷幻公園」那種飄浮迷離感,因為喜歡看小說的關係,我看電影最重視的是劇情、再來則是節奏。我能體會他想表達的想法跟氛圍,讓意象代替劇情當軸心的手法雖大膽,但劇情上的單薄讓我共鳴不大。但我喜歡「自由大道」。劇情部份與紀錄的配置、造型場景、節奏面都做到面面俱到,或許葛斯范桑的影迷會覺得少了那麼一點風格,但這部電影堪稱是各方面都精準純熟地誠意之作。


身為異性戀者,來看這部電影,剛開始的確有些不自在,首先要克服的是片中的男性會啵來啵去。不過進入電影狀況之後,則完全投入於電影當中,就算是異性戀者,也為哈維米克爭取同志權益的抱負與行動力感到激動不已。儘管「自由大道」只紀錄哈維米克生命當中的八年,但這八年當中所經歷的深刻酸甜苦辣,足以焠鍊出一個人權鬥士。要知道,當時的時代風氣遠比現在不能接受同志,他面臨了接連參選、卻一次次失利的窘境。落得陪他一同吃苦打拼的情人離開他,連堅定的信心也受到動搖。他原本只是一個平凡人、懊惱的訴說「過了四十歲,還沒有作過什麼讓自己自豪的事情!」,卻在下定決心推動捍衛同志權益運動,搖身一變成為高喊「我是哈維米克,我要解放你們」的同志英雄。現實生活中同志身份雖是弱勢,但起碼能夠找到氣味相投的對象,但當身份成為政治家後,要替同志爭取權益,難度遠比找情人難多了,雖然不是表面上拿武器殺個你死我活的的鬥爭、但那艱難險惡的程度是貨真價實的革命。撇開恐同症的人不談,想想美國的宗教傳統,同志極容易被妖魔化,不提別的,風氣改變許多的21世紀,前幾年紅遍全球的饒舌歌手阿姆還在歌曲中大肆調侃同志。再來個假設,如果在我少年期有人問我,黑人會先當上美國總統、還是同志婚姻會先普及合法化,我百分之百會認為同志婚姻普及合法化會先成真,但現在歐巴馬都當上總統,同志運動還有得拼。今日尚是如此,不難想像當時在他那自信的形象下,內心充滿多少煎熬、背負了多少恐懼(甚至是飽受生命威脅的),才能夠勇敢出櫃、為了理想而戰。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影並沒有將哈維米克神格化,也將他的情慾私生活給揭露,這種平衡能賦予電影更多的真實感。


就像大隊接力一樣,第一棒往往扮演了最關鍵、鼓舞後續士氣的帶動者,而身為第一位公開出櫃的同志議員哈維米克就是扮演這樣子的先鋒角色。


(節錄電影中的話)
哈維米克:「我拜託大家,要是我遭到不測,我希望有5個、10個、1百、1千人奮起。要是子彈打進我的腦袋,讓它也打碎所有衣櫃的門吧!讓同志平權運動走下去,這不是為了個人得失,不是為了自我、為了權勢,而是為了所有弱勢者,不只是同志,還有黑人、亞洲人、老年人和殘障者,所有弱勢者,沒了希望,弱勢者就會放棄。我知道人不能光靠希望而活,但沒了希望,生命有何意義!在聽這段話的你,還有你、還有你…,你們一定要給大家希望,一定要給大家希望!」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