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血與骨"這部作品
改編自1988年出版
日籍韓人梁石日寫的半自傳小說
導演是崔洋一
就是"再見了,可魯"導演
不過如果因為喜歡可魯
然後才來看這部電影
大概會完全傻眼吧
這是一部融合所有形式暴力的電影
144分鐘的電影
每分每秒都是用各種暴力的壓迫感
讓觀眾隨時屏息


"血與骨"所描述的背景是
1920年代日本經濟發展迅速
有許多的朝鮮移民
來到日本大阪白手起家地打拼
試圖得到更好的生活
在大阪
朝鮮人形成了自己的社區
二次大戰時期
日本占領入侵朝鮮半島,中國
朝鮮人一方面有日本國籍
要替日本上戰場
不過卻依舊卻被視為次等公民
是社會上的弱勢
在南北韓戰爭分裂後
日籍韓人中的內部又有分裂與摩擦
造成朝鮮人與韓國人互相敵視
崔洋一對時代背景沒有太多著墨
不過劇情的一些橋段
如主角弟弟被徵召入伍時
倉促成婚還要歌頌日本帝國的偉大
只能在操場上得到國家自尊的無奈
這邊講的是一種國與國之間的暴力


主角金俊平(北野武飾演)在戰前失蹤了
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不過在戰後他回來了
一回來就想與老婆性交
(片中有不少"性"的場面)
稍有不從
就拳打腳踢
連還是小孩的女兒在旁邊
也毫不顧忌
他蓋起了魚板工廠
雖然工人都是自己的親戚或是同鄉
但他還是依然故我的剝削
將魚板工廠當成自己統領的國土
當有人發出不滿聲音
就把對方的嘴巴都給燙爛
私生子出現時
雖然可以感覺到他也有一絲絲虧欠
不若以往般強勢
但當小田切讓飾演的私生子跟他討錢
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利益與高傲自尊受到威脅
於是兇暴本性再現
跟兒子從家裡一路打到家外面
如果不是有人在旁阻擋
他就會親手把自己的兒子給殺死
這樣一個如怪物般的男人
對待自己的親生兒子與親生女兒
也是無法溫柔的
他自己生吃長蛆的生豬肉片
也逼兒子去吃
兒子噁心到大吐
他還大罵兒子被臭婆娘寵壞,想再生一個兒子
當他詢問女兒"妳把我當成妳的什麼?"
女兒說的支支吾吾
他把女兒從樓梯上打到樓梯下
女兒還因此吃老鼠藥試圖自殺
對自己的親人已是如此
對沒有血緣關係的人那就更不用說了
收了生意變差的魚板工廠後
他開始放高利貸
一個鄰居向他借了錢
不過最後卻無力償還
他以威脅的手段去恐嚇
說借錢就像喝我的血
還打破碗
把自己的手劃開
盛著血叫對方喝
逼得對方跳河自盡


而金俊平在感情世界
也是貫徹自己的暴力
除了老婆
還有一個漂亮寡婦清子當他的情婦
清子對他逆來順受
一看到他就露出甜甜地笑
滿足了金俊平比皇帝還要高的自尊
不過當清子一直無法為他生育時
他的態度又轉趨冷淡與不滿
最後清子生重病
頭髮掉光,不再美麗了
他替清子洗澡
雖然看起來不耐與魯莽
但這已經是是他表達愛的方法了
至於定子呢
本是照顧清子的傭人
是一位帶著小孩的寡婦
雖然金俊平也要她的身體
不過金俊平並不愛他
這點定子其實也心裡有數
兩個人只是彼此利用
交換利益罷了


從電影當中
可以看得出父權社會中
家裡出現一個暴君
會給整個家庭帶來什麼樣的災難
金俊平的妻子
鬱鬱寡歡
積勞成疾生了重病
金俊平的女兒為了可以不要再見到父親
找了並不是自己喜歡的人結婚
沒想到對方受過金俊平的欺負與影響
心情不好時也開始打她
金俊平的兒子個性本來還算溫和
甚至可以用怯弱來形容
不過朝夕相處之下
暴戾之氣也慢慢顯現出來
與自己的父親互砸對方的家
然後當姐姐哭著表達自己受到丈夫的折磨
他卻冷冷地說"如果那麼難以忍受的話,不如去死好了"
結果沒想到這句話
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姐姐花子真的想不開
受不了這句話的"語言暴力"而上吊自殺
整個家庭分崩離析


雖然從金俊平在女兒喪禮大鬧
以及在妻子的火化場外徘徊
最後卻以買醬油當理由轉身離開
可以看得出他並不是全無感情
也有他情感上的弱點
但是依舊不能動搖他是暴君的事實


金俊平有好下場嗎?
金俊平之後中風了
當我看到這邊時
本來以為接下來的劇情
應該是他開始受到欺負了
不過他的意志比野獸還要強
他拄著枴杖去討債
他不讓對方因為他中風而看輕他
用錢找了以前的員工幫忙
因為這個員工現在成了黑道
(還是被他燙傷嘴巴的那個人)
連路都無法走穩的他
最後架著與定子生的幼子
到北韓度過他的晚年


電影的最後
在我看來其實是一種暗喻的手法
畫面先出現了金俊平與定子生的小孩
接著是金俊平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樣子
在金俊平嚥下最後一口氣時
電影在這邊結束
但別以為故事就結束了
還沒完呢...
血會流乾
而骨會延續下去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