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一台摩托車
身上沒有太多的盤纏
就想用摩托車踏遍整個南美洲
光聽到這樣的計畫
這是不切實際,非常浪漫主義的
而且浪漫主義很容易流於嘴砲
不了了之
不過有這樣的想法的是
一位生化學家阿爾貝托
還有醫學院學生同行
他的名字----
切.格瓦拉
這位阿根廷人日後成為了古巴的革命英雄之一
浪漫不再是不切實際
轉化成奔放而實質的力量
這部電影就是描述切.格瓦拉在革命前
23歲,有氣喘病的青年
跟他的摯友旅行南美洲的故事....


這部片由"中央車站"導演華特‧沙勒斯所執導
這部片或許是因為改編自格瓦拉南美洲之旅的日記
所以當然不會有誇張的電影式劇情
但也因為如此
這部電影
在平淡之中卻有一種質樸之美
男主角是蓋爾賈西亞貝納飾演
我覺得他跟切.格瓦拉20歲出頭時真的有幾分神似


電影當中(這電影原著是小說)
其實本來兩個人的心態
是全憑一股年輕人的熱情跟冒險心
在旅行前
其實他們並不是真的有深思熟慮的遠大抱負
只是一種無以名狀的狂熱憧憬
他們想離開熟悉的故鄉
看看這個未知的新世界
他們想追求"什麼"
儘管他們還沒有找到方向感
旅行一開始
他們靠著好口才
拐騙過路費
甚至是找尋豔遇
玩樂的心態很重
彷彿這樣的旅程只是刺激的鬧劇
不過南美之旅
沿路看到了
如無產工人
原住民
貧窮瀕死的病患
以及被社會所邊緣化,帝國主義壓迫的老百姓
兩人家境都算不錯的年輕人
被親眼所見的情景所震懾
心態開始有了變化
他們開始以嚴肅的心態
來真正去感受自己生活的南美洲這塊大土地
經濟困頓
資源貧乏
還有充滿人種的問題
讓我印象最深的一段
是他們偶遇一對礦工夫婦
他們遭受惡霸壓榨
只能惶恐地逃離家鄉
找尋容身之所
他們開始深切感受到小老百姓生活的苦痛
生命的無奈
他們再以無法像旅行初期這樣的玩鬧著
在摩托車上開心的狂吼
本來純粹是追尋浪漫跟刺激的
卻開始漸漸握緊了拳頭
有了革命的想法
儘管這種想法也是浪漫的
但這樣的浪漫卻是莊嚴而有使命感的
電影後半段
旅行超過數千里的兩人
來到秘魯的聖帕柏羅痲瘋村
他們嚴重感覺到這裡醫療資源的不足
以及患病者的痛苦
決定留一段時間
跟醫療志工,天主教會神職人員來照顧這群重度痲瘋病患
原本痲瘋病患或許因為知道外界對他們的看法
病患的心態是充滿警戒心跟孤僻的
但切.格瓦拉跟阿爾貝托知道治療並不會感染
他們拒絕戴上手套
與病患一起同樂
他們跟病患一起卸下心防的玩樂
甚至是一起感受著健康跟生命的無情
於是他們發現
彼此沒有醫療者跟病痛者之分
沒有階級之分
沒有貧富之分
沒有種族之分
用靈魂溝通,擁抱著...
而切.格瓦拉的革命種子
在這趟南美之旅中
早已悄悄地醞釀著.............


"這不是英雄事蹟,只是兩個平行生命的短暫交會……"
這是革命家原點,前傳的故事...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