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已經是好幾年前了吧?
東區的淘兒音樂城
黃黃的招牌
標語上的NO MUSIC,NO LIFE
是我青春期最鮮明的記憶之ㄧ


那時候還沒有youtube
雖然已流行起網路下載
但十幾歲的時期
我的興趣是拿微薄地零用錢買CD
老實說
那時候我就不太買國語唱片
整天愛來愛去的歌
我從國小六年級開始聽
在國中終於再也無法忍耐
因緣際會下
漸漸地接觸一些搖滾音樂


走上一個長長的樓梯
就像通往另一個奇幻世界的前奏曲
推開玻璃門
我感覺到空氣的質
從結構上已經改變了
這裡彷彿是音樂的桃花源
儘管標價顯示的數字
總會讓我微蹙起眉
馬上將我腦海中的泡泡
啵一聲地戳破
瞬間被打回冷酷地現實
但每當進到這個空間
環繞在音樂唱片的中心
身體的一半
還是現實的我
而另一半
已經溶解成半液體的漿
與空間同化
我總會感受到一種歸屬感
那時候資訊還並不發達
搖滾音樂的資訊
靠少數聽搖滾樂朋友的介紹
自行上網蒐集情報
我總會在週末的凌晨
泡好一碗香噴噴地泡麵
焦躁又興奮地守在電視機前
頻道轉到MTV台
在超冷門時段
盯著螢幕看整整播放一小時的搖滾MV
完全體會KORN主唱所說的
"搖滾樂不會死,但搖滾從以前到現在都是瀕臨死亡,半死不活的"
說的真好
少年的我
當時的心境與狀態
或許就與搖滾樂相同
在大環境中
維繫纖細如紙面般的自尊與信心


儘管大都是依照已得的資訊
來購買CD
但是身為一個少年
自然也是有感性的地方
也有幾次
因為太喜歡封面
而把CD買下的經驗
回到家小心翼翼地打開封套
開始一趟未知的冒險之旅
結果當然有好有壞
然而
就像村上春樹作品裡寫過的
“人對音樂的敏感與感受力,會在20歲左右之後逐漸地轉弱”
(字可能有些不一樣,但意思是這樣)
雖然很無奈
不過這的確也是事實
如今那些聆聽著搖滾樂過程
帶給當時還是少年的我許多驚奇與衝擊
現在想起來
成了無法定義價值的寶藏
如果沒有搖滾樂相伴
我的青春期將黯淡無光
儘管
搖滾樂無法改變世界
但是改變了
當時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少年
那無味如清水的生活
我想
這樣已經足夠
不能需索無度
繼續貪求更多更多了


還記得
那是二三月的時節
春天就快來臨了
不過淘兒音樂城宣告倒閉的殘酷事實
肉體準備迎接春天
精神上卻反而要渡過寒冬
淘兒音樂城宣告要結束營業的時候
有一波特價行動
唱片的折扣從一開始的七折左右
到三折~五折不等
由於特價活動已經開始有一段時間
搶手的經典搖滾名盤或是近期推出的新唱片
都早早銷售一空
架子上有些空蕩蕩的
一向CD擺放的很整齊的架子上
卻變成有些微散亂地擺放著僅餘的CD
有如昔日王朝的殘敗
那時剛過完年
我依舊拿著熱呼呼的紅包
掏出我當時所有的紅包錢七千元
買了我認識的樂團,不認識的樂團等共數十張CD
有些CD
我聽了一次就沒有再聽了
但是這些當初最後在淘兒音樂城買的CD
我還是捨不得送人或拍賣掉
我知道
這是與我與我青春期的連結
與留下的記號


淘兒的標語是
NO MUSIC,NO LIFE
當時青春期的我
相當喜歡這個標語
因為它有著神話般的氣氛
但淘兒創造的神話標語
不再閃著黃色的光
隨著倒閉
也落入了塵世
淘兒的結束營業
對照起它的標語
其實是有些難堪的
NO MUSIC,NO LIFE並不是正解
真正的答案是
NO MONEY,NO LIFE
淘兒倒閉的原因
可不是少了音樂
而是少了資金啊
但人生不是一場考試
答案不是最重要的
過程很美好
不是嗎?
如果說
這一切
如同一場美夢
雖然忘了許多夢的細節
卻留下完整地氛圍
至今依然不時激起心湖的漣漪


前幾天我在電視上看到李敖說的
“愛情最美好的不是在當下,而是在結束後,開始回憶的時候”
(這邊指的是相處時快樂比較多的交往)
我跟淘兒音樂城譜出的LOVE STORY也是如此啊
現在東區淘兒音樂城的遺址!?
成了玫瑰唱片城
(坪數也變小許多)
我還是有去那繞過幾次
緬懷著
消失的淘兒音樂城
與我逝去的青春期


到了現在
我深深相信
NO INTEREST,NO LIFE
沒興趣是不會死
但要面對每天重複地噁爛日子
搞不好比死還要難過
有些男性想搞女性搞一輩子
我不會假道學的說我不想
不過根據數據顯示
亞洲男人身體比較差
40,50歲都只剩一張嘴
興趣我希望能搞一輩子
邊工作邊搞也甘願
就算沒辦法搞到它唉唉叫
還是能夠暗爽在心
為生活添上色彩


這比性還爽
對身為男性的我而言
性一次只能爽三~五秒
興趣一爽有心就能三~五十年
恐怕比喻的有點奇怪
但我真的這麼想










    全站熱搜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