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影響的女人A Woman Under the Influence/約翰卡薩維蒂John Cassavetes  旁人眼中的瘋子/WORDS:無字歪

 自從在2009年的金馬影展,親炙了魔幻、充滿舞台戲感的《首演之夜》(Opening Night,1977),時不時想到以獨立製作聞名的導演約翰卡薩維蒂(John Cassavetes)的名字,直到我看了早三年問世、導演和女主角吉娜羅蘭(Gena Rowlands)夫妻檔雙獲奧斯卡提名的《受影響的女人》(A Woman Under the Influence,1974)。

 

hero_EB19980114REVIEWS08401010375AR  

 

本片當年在巴黎首映完後,影評人Michel Ciment:「是在製造一個事件、而非再現一個事件。」,由於沒有片廠的牽制,卡薩維蒂的電影向來不缺即興的元素。《受影響的女人》的情節表面上無異是單純的:藍領工頭丈夫和太太、三個子女的家庭生活,某日妻子在宴會上彰顯異於常人的性格面貌、終被送到精神病院療養半年,還有療養回家後紛沓而至的事情。

awomenundertheinfluence

妻子梅寶會在丈夫食言未歸在酒吧邀陌生男子來家中、邀有婦之夫的男人與他的孩子來家中聯誼,這些異於常人的思維與行事,不用等觀眾看到她那臉部的抽動、豐富的肢體語言才知她的「獨特」,片頭有一幕她將光腳ㄚ自在的抬在餐桌上便可見一斑。從梅寶在家中宴客丈夫同事的戲興之所至的發言、搞得人人侷促尷尬 (捧著同事的臉對丈夫說:「看!這張臉就是我心目中的帥臉」,與其說她天性口不擇言,倒不如說她仿若跳過了一般人都會經歷到社會化後的壓抑,比方要說她臉部的擠眉弄眼是多麼大不了的異常徵兆嗎?相信也有不少人對著空無一人的電梯鏡子做些怪表情的經驗吧,真要說的話,差別點在於面對不熟悉的人群時、懂得換上張撲克臉。

  

佔滿整個螢幕的特寫鏡頭、跳躍式的剪接轉場節奏(場與場之間不一定有相對應的邏輯),在在展現出導演鮮明的個人印記。梅寶與丈夫的互動與心境是片中的亮點,不難看出丈夫對於妻子的感情是熾熱而焦灼的、就如他所言:「我願為妳睡鐵軌。」,只要沒有旁人的眼光加諸在他倆身上,對於會突然跳起天鵝湖的妻子不僅僅可以接納,尤有甚者,某種程度還能欣賞太太的「獨特」,正因為此,他才會在發現妻子治療返家後、變得過於拘謹而要她「Be yourself」,畢竟他自己也是個不羈的老爹(讓三個孩子喝啤酒)。他的壓力和介意來自於社會的「一般論」、同事間的談論、家人的不諒解,肇因於此他才會對唯一沒有談論太太去精神治療的墨西哥同事大發雷霆。

A_Woman_Under_the_Influence_pic_8 (Large)  
電影中最撩動心弦的魔幻時刻,在梅寶接受三個寶貝返家的戲。問了兩個路上行人幾點得不到答案,嘟起雙唇發出如學齡前孩子的「噗…噗…」聲,當視線所及看到黃色校車抵達,她手舞足蹈、發自內心的歡愉神情,對子女的愛哪裡不如只是盡份義務的父母呢?

 wuti07  

《受影響的女人》:★★★★☆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