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onone  暗黑版摩登時代/WORDS:無字歪

南韓導演金基德連續三年以他極具個人色彩的作品、在威尼斯影展不缺席,前年以《聖殤》勇奪金獅,將他的聲勢一舉攀向高峰,去年的《莫比烏斯Moebius  》亦出現在非競賽單元,《一對一》入選「威尼斯之夜」開幕片大放異彩。

金基德:「電影反映的是和腐敗的政府作鬥爭的市民的故事,主人公在悲慘的生活中孤獨的死去,也象徵著民主的衰亡,希望這個傷痛讓全世界的人都能一起共有。」,以一名高中女生遭謀殺揭開序幕,於我而言,異色電影的代表有二,一是日本的園子溫,二毋寧就是南韓的金基德,兩位導演的相似之處,就是苦心孤詣、以迸發爆裂感和難以逆料的情節轉折,藉此揭露生命中的晦暗,然而卻又能不按牌理出牌地揉合怪誕地黑色幽默。


「我是垃圾,」泰勒說。「對於你和這個世界,我是垃圾大便瘋子,」泰勒對工會會長說。「你不在乎我住哪或我有什麼感覺,我吃什麼我怎樣養小孩或者生病了怎麼付醫藥費,沒錯我是愚蠢乏味弱勢,可是我依然是你要扛的責任。」—節錄《鬥陣俱樂部》。

如果說《鬥陣俱樂部》是種反資本主義加上羅曼蒂克的浪漫情懷,《一對一》則是橫衝直撞地與權力森嚴與分層化的國家機器單挑。裡面的七人影武者地下組織的復仇(或者說是某種另類的揭竿起義),肇因他們在社會系統的漩渦掙扎、難以掙脫:有被土豪富人挑釁的咖啡店員工、拿哥哥的錢讀長春藤名校返國還是失業的青年、被男友當成私有物般的女子、還有只能眼睜睜看著女友被老闆勾搭的汽車修護技工等。
最有感觸的一個段落,頂著名校光環還有外語專長還是寄居在兄長家的青年,兄長以踐踏式的謾罵,讓兄嫂也忍不住說:「供他上學又不是投資,為什麼講成好像投資失敗一樣。」,在以功利主義、升學主義掛帥的台灣,有時候會覺得為人子女就像是個有價證卷般,差別的地方是漲停板的永遠漲停板,被套牢的永遠被套牢。電影固然沉重如泰山壓頂,不得不提從韓語突然切換成標準的英文與首腦對話時真的是無厘頭到極致啊!(金基德,猜不透你啊!)

當影武者們有的因無法忍受執行酷刑而紛紛倒戈或退出,影武者集團的首腦:「我懂了,你們被踐踏的是自找,因為你們沒有反抗的意志,跟他一樣找發達的機會,發達後會做一樣的事。」,電影提出一個很有意思的論點:「當一個池塘只有泥鰍會滅亡,丟進蛇頭魚反而能活得好好的。」,生活的艱辛,在於人與人的關係往往不單純是磨合,每個個體的面貌、性格、財富、背景各自殊異,1%的掌權者把大餅一把抓,留下殘渣讓底層的人彼此牽制、制肘。


「仔細想想,活著可能就是地獄了,就讓你的孩子靠你的錢和名聲舒服的活下去,這就是對你的懲罰。」,電影直到最後,都沒有把少女之死交代的鉅細靡遺,留在黑色螢幕的白字上:「我是誰﹖」。出了社會幾年,每次都會想起《摩登時代》的齒輪和技術工人,好像活在生產線當中,而電影就是像一種不間斷的夢,也深深感謝金基德以猶如來自地獄的浪漫使者的姿態,拍出了《一對一》這樣教人屏息的怪誕傑作。

《一對一》:★★★★☆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