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的烙印Jagten/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    獵殺女巫現代版/WORDS:無字歪

《謊言的烙印》(Jagten,2012)是我第四度欣賞與丹麥鬼才導演拉斯馮提爾共同發起「Dogma 95」的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的作品,前三次分別是拉斯馮提爾編劇的《性、手槍、俱樂部》、他的代表名作《那一個晚上》與《傷心潛水艇》,從《傷心潛水艇》不難看出導演褪去過往的形式炫技,《謊言的烙印》承襲《傷心潛水艇》(《傷心潛水艇》︰充滿人道關懷的親情好片 )舒緩平實卻飽含力道的風格,男主角Mads Mikkelsen也因本作拿下2012坎城影帝的殊榮。

 

Lucas失婚未久、任職於幼稚園,兒子的撫養權在前妻那,幸好有條愛狗相伴;他與幼稚園的孩子們打成一片,熱心的他有時上班前會到好友家帶好友稚女Klara上學,甫結交新女友的他本該享受春風得意的嶄新生活,殊不知Klara童言童語的指控他「露鳥」,Lucas因此陷入性侵的疑雲…然而在法律尚未定罪前,居民與過往親近的朋友們已對Lucas未審先判…

Jagten_02  

之所以會讓Lucas幾乎陷入眾叛親離的窘境(只剩兒子與兒子的乾爹相信他是無辜的),在於大人們深信著「小孩不會撒謊」,無須科學家、心理學家背書,事實上只要稍作觀察,便會察覺小孩在有一定的語言和表達能力,約略三歲左右的年紀就會開始用言語撒謊。Mads Mikkelsen有張堅毅性格的臉、導演卻刻意將他設定為溫和的好好先生,我以為《謊言的烙印》最為特出之處在於,Lucas在背負莫須有的罪衍初期,也就是生活圈的人們用言語、眼神、肢體語言將他「定罪」時,他的眼神會不自覺的飄開、不敢四目相交,一副彷彿問心有愧的樣子,被誤會成性侵犯的不安使Lucas在他人眼中更像個惶惶不安的罪犯;換言之,設身處地的去想像假若是發生在日常生活、沒有觀影時的全知觀點,難保不會像電影中的人們打著大義的旗幟進行私審。
jaten56  

片尾的那一槍,印證一旦內心有了定見,「寬恕」二字談何容易?正如同導演Thomas Vinterberg所言的:「故事就像現代版的獵殺女巫。」,而這精神暴行尚未絕跡,仍在我們的社會中不時上演…

《謊言的烙印》:★★★☆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王為
  • 有去看這部
    故事平和的展開,大家開始集體正義的時候緊繃的張力愈來愈強
    孩童的謊言比大人還可怕!
  • 這部拍的不慍不火
    本來以為會滿煽情的~

    文藝復興 於 2013/04/14 17: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