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武士Saya zamurai/松本人志  當日式Kuso碰上日本武士道/WORS:無字歪

2012金馬奇幻影展選片《搞笑武士》(Saya zamurai,2010),是松本人志繼《大日本人》、《睡衣男闖雞關》後(前兩部我都沒看過)所執導的第三部作品,本是廚師的素人男主角野見隆明,以此片微妙到筆墨難以形容的演出、勇奪日本電影金像獎(日本奧斯卡)的最佳新人,根據金馬奇幻影展的資料,野見隆明—「在拍攝時完全被蒙在鼓裡長達一個月,以為自己只是在拍攝雜耍特技的影像,甚至連松本人志就是導演都不知情!」。

 

《搞笑武士》以日本江戶時代的多幸藩作為舞台,武士野見勘十郎(野見隆明),打從愛妻死於流感後、便猶如行屍走肉,帶著幼女在外四處飄泊、居無定所,就連象徵武士精神的武士刀,都徒留空刀鞘。因脫藩兩年多而成為通緝罪人的他被逮捕,藩主給了一項十多名罪人都無從辦到的艱鉅任務—博喪母鎮日萎靡臥床的少主一笑。為期三十天的「搞笑任務」,成功可被釋放,失敗便要在大庭廣眾下切腹自殺。已不知笑容為何物的勘十郎,只得搜盡枯腸地想哏,女兒多惠(熊田聖雅)和兩名獄卒也一同集思廣益,有鞘無刀的頹廢武士將挑戰「一笑如魂」的搞笑大挑戰!

tumblr_m48j69RDNQ1r9j3bwo1_500  

舉凡用鼻子吸麵、肚皮舞、跳跳繩、跟章魚親密接觸等「小品搞笑」,電影初始三分之一幾近是無配樂陪襯,姑且不提少主面無表情的淡定,即使對電影外的觀眾來說,同樣是「乾」到教人發窘與不知所措(重複斷/復原脖子,我還是忍不住噗哧了一下),直到人肉炸彈跟人肉煙火等大場面,劇情的層次感也開始堆疊飽滿,好不好笑自然因人而異,孤注一擲地決心,讓藩主與電影內/外的觀眾不知不覺地正色。吉本興業出身的松本人志清楚搞笑的藝術莫過於「推向極限」,不過《搞笑武士》最教人絕倒,毋寧是建構在荒誕不經卻又五味雜陳的悲哀情境中,一言以蔽之:「自己都笑不出來了、還得逗人笑,要逗人笑也就罷了,對方笑不出來自己還得死!」,畢竟笑容本該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情感回饋,如今對武士勘十郎而言,卻成了「笑or死,請選擇!」的超展開版料理東西軍,劇力萬鈞的結局更是看得我張口結舌。

SayaZamurai  
不論是黑澤明的《七武士》、山田洋次的武士三部曲《黃昏清兵衛》、《隱劍鬼爪》、《武士的一分》,相信對於台灣影迷均不陌生,但是武士電影要如何開創新局呢?本來我以為《隱劍鬼爪》的武士刀/槍枝的尷尬轉換期與武士該當何去何從的主題已妙不可言,沒想到《搞笑武士》還能另闢蹊徑,日式kuso短劇大會串邂逅武士道的櫻花精神、迸射出璀璨而炫目的火花,感謝鬼才導演又讓我看到電影藝術的無窮可能性。

 《搞笑武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