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羅紫玫瑰The Purple Rose of Cairo/伍迪艾倫Woody Allen   無可比擬的魔幻浪漫/WORDS:吳至歪

早在多產的伍迪艾倫(Woody Allen)最尤為人知的經典《安妮霍爾》(Annie Hall,1977),他就打破了第四面牆,讓主角直接面對著觀眾說話,這個概念在伍迪艾倫向巴斯特‧基頓(Buster Keaton)的名作《Sherlock Jr.》(1924)致意的《開羅紫玫瑰》(The Purple Rose of Cairo,1985),做了更進一步的延伸。

 

美國三零年代正逢經濟大恐慌,女服務生西西麗亞便是芸芸眾生中的一位受害者,丈夫失去了工作,喝了酒後會對她施暴,靠著妻子工作的大半收入、拈花惹草來打發時間。西西麗亞生活中唯一的寄託是看電影、下了班就浸淫在黑白電影的世界中不可自拔,一部電影連看好幾次對她來說不足為奇。一日,她正在看先前已然看過五次的《開羅紫玫瑰》,片中的浪漫探險家湯姆竟走出緩緩螢幕之中,兩人如天雷勾動地火般互相看對眼,湯姆不但具有正義感又浪漫深情,無瑕的他即使打架也不會受傷流血、頭髮還能不動如山,無邪的笑容和如電影台詞般精雕細琢的話語、更能教所有女性為之神迷,唯獨西西麗亞因對方的虛擬身分而稍稍猶疑。這時現實中的演員吉爾也急忙從好萊塢趕到紐澤西,畢竟有個樣貌與「指紋」都相同的角色從虛擬角色變成現實人物,自然怕出了亂子殃及自身…吉爾拿沒觸法的湯姆沒轍,不過當他在邂逅西西麗亞後,卻成為了湯姆最強而有力的情敵…

f100purprose3  

我沒看過《Sherlock Jr.》,但毋庸置疑《開羅紫玫瑰》在在展現伍迪艾倫的縱橫才氣與不同凡響的創造力。1985年其實特效即使難以與今日相提並論,但也已有一定的水平了,像是經典科幻片《銀翼殺手》就是1982年的作品;然而風格獨具的作者型導演伍迪艾倫在拍魔幻寫實的《開羅紫玫瑰》,自然不是以特效、而是回歸基本面以故事挑戰觀眾。像以《飢餓遊戲》在台灣打響名號的導演Gary Ross,他的電影出道作《歡樂谷》,在原始概念上或許是根源自《Sherlock Jr.》(同樣是走進了螢幕內的故事中),但《歡樂谷》真正的養分或許還是來自於《開羅紫玫瑰》(《歡樂谷》的「進」與《開羅紫玫瑰》的「出」亦是恰恰互為表裡。)。


電影裡描述劇中劇裡有公爵與夫人的上流社會,在開羅遇見了尋找傳說中紫玫瑰的熱情探險家,受到他的感染而邀請他到紐約的百老匯(伍迪艾倫果真是個紐約魂啊!),在那裡探險家對夜總會女歌手一見鍾情的愛情故事…我發現我很喜歡像《變形記》、《開羅紫玫瑰》般的故事,就是毫不囉嗦&沒有假設與根據、迅雷不及掩耳的讓讀者/觀眾直接進入「故事宇宙」,每個轉折都像個未拆封的禮物般預告著驚喜。舉凡探險家走出螢幕,現實演員焦急怕他幹下壞事讓自己背黑鍋、每個黑白演員拍著胸脯說自己才是故事主軸與內在意涵、觀眾怨聲載道:「看!他們坐著閒聊、又沒有動作、沒有情節。」。其實這類的故事要倘若碰上邏輯至上的觀眾,不出兩三下就能發現Bug,比方說這種異象應該會讓電影公司與電影院大發利市,而不是座位反而空個九成的門可羅雀,但於我而言卻毫無滯礙。當虛擬的湯姆對西西麗亞一吐情衷:「有多少次一個男人會為一個女人…傾倒到從螢幕走出來找她?」,哦!多麼滑稽古怪又教人莫名的感動!擅長諷刺的伍迪艾倫即使在魔幻愛情片依然要使出招牌絕活,虛擬的湯姆吻了女主角後說:「淡出畫面呢?吻完後在做愛前的淡出畫面在哪?多奇妙你們沒有淡出就做愛?」,好好調侃了一下好萊塢的如走流程般的電影工業。(當女主角被拉進劇中劇,發現香檳是薑汁汽水時我也忍不住暗自竊笑…)。而在女主角在教堂解釋上帝的意思,湯姆說「我懂了!上帝就是開羅紫玫瑰的兩位編劇嘛!」

f100purprose  

尤有甚者,伍迪艾倫運用「虛擬實境」的曖昧與玩味的技巧臻至爐火純青,透過大螢幕內戲中戲角色重新定義:「我們才是真實、(觀眾)他們是夢境。」,藉此將虛擬與現實的分界線更形混淆與合而為一。西西麗亞最終的選擇,既象徵著愛情神話的幻滅與現實的不堪一擊,亦如同提點著對觀眾:「生活本來就是充滿殘缺的,圓滿只會出現在小說與電影當中。」,但在電影院中由虛幻所創造的剎那間的幸福笑容卻是如此真實,所以你/妳怎麼能不愛電影、成為電影的信徒呢?

《開羅紫玫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