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獄困獸CELL 211/Daniel Monzon  矛盾與張力並濟的西班牙監獄電影/WORDS:吳至歪

曾在2010年高雄電影節放映過的《奪獄困獸》(Cell 211,2009),於2010西班牙最具權威的哥雅獎勇奪最佳影片、導演、編劇、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新進演員等八項大獎,堪稱是近年來西班牙最轟動的電影之一。

 

菜鳥獄警胡安為了給前輩與長官留下積極的好印象,上任前一天就前往監獄參觀,就在學長向他介紹監獄的各項環節與注意事項之際,驟然落下的瓦礫擊中胡安頭部使他暈頭轉向,沒想到監獄這時囚犯群起暴亂,對囚犯狠勁瞭若指掌的老鳥獄警們只好拋下胡安、逃離危險區域。胡安醒來後發現自己被遺留在211號囚室裡,囚犯們挾持了三個埃塔分子想藉此跟政府斡旋,孤軍奮戰的胡安,在別無選擇之下,索性明目張膽地喬裝成初來乍到、犯下殺人案的囚犯,一步步取得刀疤老大的信任…他無時無刻心繫著心愛的老婆與即將出世的孩子,卻得像個夾心餅乾般,在代表公權力的政府代表和對他倚重交心的刀疤老大間來回周旋…

 cbs-films-paul-haggis-hope-to-remake-celda-211-as-cell-211-header  
 

《奪獄困獸》以直搗黃龍地破題手法,直截了當進入故事的核心主題,對於近年來監獄電影已然了無新意、宛若一灘死水般的凝滯,帶來如同清泉般的新氣象。從刀疤老大與胡安的首次打照面旋即扣人心弦(對他俊帥乾淨的樣貌有所質疑):
刀疤:「你怎麼看都不像是個殺人犯,像是盤子都沒打碎過半個咧。」
胡安:「你當你自己是測謊儀啊?」

當刀疤要大夥砸爛監視器,胡安兩全其美的建議(既能顯露自己對刀疤的價值、又避免對外失聯):「最好留下一個監視器,當你想談判的時候,先拿個罩子罩上,這樣你能控制想讓他們看到什麼、不看到什麼。」,一「計」成名,迅速地得到刀疤的賞識。
 

celda211 

電影看得出導演有藉由電影撻伐西班牙政府的意圖,對於監獄內的權力結構,《奪獄困獸》亦有精闢的著墨。像片中的刀疤老大,有爽颯的氣度與無可撼動的鐵錚錚氣魄,而替刀疤出主意的親信副手大頭,則比刀疤老大更加謹慎多疑。而在刀疤老大的勢力範圍裡,有一派表面上依附、但內心蠢蠢欲動的勢力想在適當時機取而代之。胡安取得刀疤老大的重用後,對刀疤忠心耿耿的大頭又不免擔憂與吃味、仔細觀察胡安的一舉一動、看能否揪出小辮子來。其實稍加整理人物微妙錯縱的關係,不難發現折射到現實世界的炎涼百態悉數吻合。

 
《奪獄困獸》同時也是一部如《震撼教育》般的「成長」電影,這裡所謂的成長,指的並非在電影裡角色經歷經年累月的風霜、肉體鑿刻的印記與精神上的轉變,而是在短短的時間內,因不可測的遭遇,主角從小所慣有的邏輯與抱持的正義準則,天翻地覆地被攪動而陷入錯亂,固守的價值觀被迫重整。胡安絞盡腦汁才得以在凶神惡煞共處的煉獄生存、算是替警方和政府當臥底賣命,然而老婆卻在監獄外被獄警伍德利亞痛擊、更在生死交關時出賣胡安,從胡安劃破他喉嚨那一刻起,身分從一個陰錯陽差的臥底準獄警,變成名正言順的準囚犯,情、理、法的糾結矛盾與五雷轟頂式的爆炸張力不言可喻。

《奪獄困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