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倫亞洛諾夫斯基/夢之安魂曲  難以自拔的視覺迷幻之旅/WORDS:吳至歪

在看《噩夢輓歌》(Requiem for a Dream,2000)前,戴倫亞洛諾夫斯基 (Darren Aronofsky)的作品我看過《力挽狂瀾》、與《黑天鵝》,儘管風格大相逕庭,兩部都是毋庸置疑的傑作。有別於《力挽狂瀾》的劇力萬鈞與情意真切、《黑天鵝》撲朔迷離的驚悚執念,《噩夢輓歌》以毒品作為主題,憑藉風格化的影像炫技、詭譎低迴的氛圍,血淋淋地控訴毒品是怎樣讓人一步步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無疑比宣導反毒的教條短片更有警示的效果,在IMDb目前以8.5分高居Top250中的65位,猶勝台灣影迷津津樂道的迷幻名片《猜火車》(Transpotting)(#151)一籌。

 

Harry (Jared Leto)與家境小康的女友Marion (Jennifer Connelly)生活在布魯克林,他們有個著對未來美好的想望,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兩人是無法自拔的毒癮鴛鴦;Harry 為了滿足毒癮與掙得大把鈔票,遂與他的黑人麻吉好友Tyrone (Marlon Wayans)共商大計,決意鋌而走險向上游進貨來拆售,卻遭逢不可測的意外、毒品的來源被斬斷,犯毒癮的三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偏偏願意供貨的毒梟,是個要女人不收現金的淫魔;另一頭,Harry的母親(Ellen Burstyn),由於丈夫已往生、離家的兒子又讓她頭痛不已,一旦兒子缺錢買毒便把她的精神食糧電視拿去典當換現,深感孤單的她,鬧哄哄地得獎類電視節目,即是她生活的興奮劑與唯一的救贖。味如嚼蠟的生活,直到有天她接到一通知會她有機會在近期上自己鍾愛節目而改變,欣喜若狂的她,連忙找出當年參加兒子畢業典禮的紅洋裝,破釜沉舟地執行減肥計畫,但由於不知節制地吞食減肥藥,有了後遺症和藥癮,開始產生虛無飄渺的幻覺…

requiem5  

 本片取材自小說家Hubert Selby Jr.,片中前衛的視覺風格輔以揉合弦樂的Trip-Hop電子樂貫穿全片,舉凡扭曲比例的魚眼鏡頭、性愛之際的俯視旋轉鏡頭、用藥過量後在鏡子前騷首弄姿的鏡頭疊影幻象、雜訊震盪的影像等,絕對會讓觀眾看得目眩神迷。每當片中角色吸毒時,快速剪接幾個特定的鏡頭,諸如針頭、瞳孔轉瞬間放大、細胞血液的反應等,簡潔的構圖彷彿是精品廣告的畫面,將跳接蒙太奇的手法運用的淋漓盡致,這種狂轟猛炸的反覆堆疊,搭配快格放與高速攝影的慢動作,既表達角色當下的狀態、同時賦予觀眾一種在影像中翱翔飄浮地幻象,藉此契合本片的主題。因30 Seconds to Mars(30秒上火星)的樂團主唱身份,台灣搖滾迷耳熟能詳的Jared Leto,儘管演技斧鑿痕跡較深、稱不上出眾,但一雙漂亮無比的藍眼睛依然會教觀眾印象深刻。曾演出經典恐怖片《大法師》Ellen Burstyn,在《噩夢輓歌》頂著一頭蓬鬆的橘紅髮和睡衣,顫動與癲狂表情絲絲入扣,將獨守空閨的寂寞、滿懷期盼迎接精神和夢想「第二春」的婦人角色詮釋地令人心悸而鼻酸,提名當年奧斯卡的最佳女主角。

Requiem 

電影的最後,兩條主線匯聚交織,快速地交叉剪接四人各自的處境:有人因不進食被電擊治療、有人過度在已潰爛的傷口施打毒品被截肢痛哭、有人在轟趴後蜷縮在沙發擁著毒品入眠、有人在長夜漫漫的監獄夜晚受毒癮磨難。如同「後搖滾」般的大爆炸式收尾,看得心驚肉跳、久久不能自己。

snorricam  

《噩夢輓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