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子溫/死魚  活著不難,最難的是做人/WORDS:吳至歪

園子溫的《死魚》(COLD FISH,2010)取材自日本著名的完全犯罪「埼玉愛犬家連續殺人事件」,是他「家賃3部作」的首部曲。這是我第二次看日本Cult片大師園子溫的作品,去年12月第一次看他的作品《戀之罪》,有如搭上感官的雲霄飛車、震撼力無庸置疑,但由於是海外剪接版、情節也與桐野夏生的小說《異常》雷同,劇情的走向已了然於胸。於我而言,崩壞感在伯仲之間的《死魚》,更加懸宕充盈著難以臆測、令人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懸念」。


經營一家小規模水族館生意的社本身處壓抑的生活中,在旁人眼裡,有身材火辣的妻子與屆齡青春期的可愛女兒令人好生羨慕,但女兒無法接受繼母的存在、成為一個問題少女,妻子似乎也對社本益發冷淡。 某日女兒在大賣場偷竊被捕,由於一名豪爽阿伯的熱心說情,使這場家庭危機化險於無形,社本一家對他充滿了感激之情。原來名叫村田的阿伯還是同行、經營一家大規模的水族館,更邀請社本女兒來擔任店裡的辣妹店員…殊不知這只是噩夢的開端,一切只為引導木訥耿實的社本墜入暗無天日的人間煉獄…

 ColdFish2    

    
《死魚》從殺人分屍的駭人聽聞社會事件,帶出電影的命題:一個好人,卻是一個一事無成、沒有能力解決任何一個人生問題的的爛好人;一個無視於法律與道德,魄力無窮、將任何問題迎刃而解的混世魔王擺在同一個天秤上。


「你曾經獨力解決一件事情嗎?你沒辦法依靠自己?」露骨而不留台階下的揭示令社本語塞,村田一而再、再而三地對社本直言不諱地迎頭痛擊,強逼他對自己的懦弱審視。村田彷彿是哲學大師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超人」化身般,打破戒律、對既有價值視若無睹,膽大妄為的所作所為盡皆對本心誠實,毫不顧忌會傷害到誰。孕育此般對世俗常理不屑一顧、俾倪天下的「強者」橫空出世,對照電影尾聲的「生活…就是痛苦…。過自己的生活…很痛苦。」,不難看出園子溫是不折不扣的無神論者。

0000232794

尤有甚者,村田的一番話:「你知道光子為什麼想離開家嗎?因為你想在家跟美麗的妻子做愛,但只要女兒在家你就沒辦法稱心如意,你感到挫敗是因為只能帶妻子到賓館做,難道你以為你女兒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更如同SM般的挑戰觀眾的精神感官的限度,疼痛而酣暢淋漓。

  
電影的角色設計,除了社本外,個個都有著難以言喻的怪誕感。對溫柔的丈夫冷感、卻臣服於強渡關山之野性的續弦人妻;每每不合時宜地面露微笑的叛逆女兒光子;殺人不眨眼、對於所有慾望一概誠實的村田;誰是值得她尊崇的強者、就西瓜偎大邊跟在他身旁的村田之妻。

Cold_Fish_1


與其他演員刻意誇飾情緒和走火入魔的表演方式相較,飾演社本的頭號男主角吹越滿從溫吞到崩潰嘔吐、唯唯諾諾的遵從指令、到「壞掉了」般的爆走:「從今以後我是新的村田了。」,情緒轉折教人看得張口結舌、嘆為觀止,《死魚》若欠缺他充滿說服力的魔化演出,相信會更像是徹頭徹尾的B級電影而相形失色。

cold_fish_2  

ColdFish_9    

《死魚》:★★★★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