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曼德斯/美國心玫瑰情  WORDS:吳至歪

《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1999)當年在全球造成了轟動,一千五百萬美金的成本、締造全球突破三億五千萬的票房。在第72屆奧斯卡獎一舉囊括了五項大獎,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創劇本、最佳攝影(我非常喜歡這部電影的鏡位設計)。《每週娛樂》的評論員馬克•哈里斯是這麼評論它的:「所有獲獎的最佳影片中笑聲最多的,同時無疑是最冷峻殘酷的一部。」。表面上看似正常的家庭,檯面下波濤洶湧,原因是每個成員都不堪生活的索然無味,各自揣懷著各異的夢與開始各行其事,只因釋放替一成不變生活找岔子的衝動。全片精準捕捉親子間的疏離、夫妻間的隔閡、同儕間不如表面單純的友情、不可告人的秘密、人內心需要溫暖與寄託的本能渴盼。

 

飄舞著玫瑰花瓣的綺麗幻想,卻被禁錮在名為現實的牢獄之中,於是在自由的召喚之下,成為生活的逃獄者,沒有心力駐足欣賞或回溯一路走來的風景,但卻忽視了心若不自由,哪裡都是牢獄。一句赤裸裸的「我們的婚姻只是幌子,目的是為了表示我們很正常,其實根本就不是。」撕裂所有自認處於「正常」安逸地帶的保護網。而一句女兒小珍脫口而出的:「不可能因為你今天心情變糟,我們感情就變好。」,也硬生生戳破「home,sweet home」的一廂情願。鏡頭隨著快下雪前的街道地面隨風飄飛的塑膠袋忽上忽下的起伏,則揭示了人如浮萍般的生活本質。《美國心玫瑰情》是一部完整審視與披露當代美國小布爾喬亞生活樣貌的一部電影,更精確一點的說法,該當說是一記石破天驚的當頭棒喝與極致的解構吧!

 

電影由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的獨白揭開序幕,他飾演在市場行銷雜誌社幹了整整十四年、面臨中年危機的父親。他的獨白自嘲是不失中肯的夫子自道:「每天只有早晨時在浴室沖澡自慰,是我一整天中精神最亢奮的高潮,之後的時間便如滑溜梯般一路下滑,再也沒有能刺激振奮精神的事情了。」

1a美國心2.jpg  

在每個角色對漫無邊際的倦怠感恐慌難耐之下,尋尋覓覓找尋壓抑內心的出口與能讓自我夢想投射的對象。父親賴斯特對女兒的啦啦隊同學好友安琪拉驚為天人、勾起滔天的性慾,房仲母親卡洛琳則跟力求完美形象的房仲天王打得火熱、進而迷上帶有野性氣息的射擊。青春期女兒小珍的內心脈動則更加幽微,原本覺得鎮日拿著DV朝著自己不停東拍西拍的隔壁鄰居是不折不扣的變態,但也因得不到父母親的關注,利用小珍來滿足自己的優越感的安琪拉也從未靜下心傾聽過自己說話,對瑞奇闐然無聲的寬衣解帶,是深切激昂的呼應吶喊,潛藏的訊息也昭然若揭:「不管你是不是變態都無所謂了,謝謝你關注我。」。瑞奇與小珍恰恰相反,他的父親是個海軍陸戰隊中校退役的前嚴峻軍人,軍事化的教育與過度關注,不但讓她的母親成了形容枯槁、喪失行動力的活死人,同樣也使得他的性格造成某種程度的扭曲,在家裡他是個「聽爸爸的話」的big baby,在外的行事卻是樣樣順應本心、旁若無人。

 

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以舞台劇編導起家,初掌大螢幕導筒便技驚四座,在細節處理上令人嘆服。舉個例子好了,當瑞奇第一次給賴斯特上等大麻抽,賴斯特露出好奇而夾帶些許懷念的表情,這一幕不用任何的篇幅去回溯、功能性的隻字片語去解釋,已說明了賴斯特是所謂嬉皮世代的人。

1a凱文.jpg  

男主角凱文史貝西的外表特質,就像個鄰居或同學的爸爸,正是由於沒有「星味」,詮釋此平庸中年大叔大破大立的自我實現角色才能充滿說服力。當片末被因被瑞奇直指:「妳想要自己是特別的,其實妳很平凡,妳比所有人都清楚。」而崩潰嚎啕大哭的安琪拉問他:「how are you?」,驀地千頭萬緒全湧了上來,他疲憊不堪的臉經由右眉輕輕一挑而稍稍舒展開來:「好久都沒有人這麼問我。」,他的眼淚含在眼眶,最終沒有滴下來,我認為這毫無疑問的是正確的(滴下來就淪於狗血),在這部「情緒放大版的情境寫實劇」裡,如此內斂而糾結的臉部表情在高潮處反而直指人心,他這場戲出神入化的表現已足列影史的經典殿堂之林。

《美國心玫瑰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