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954098.jpg  WORDS:吳至歪

我相當喜歡喧騰延燒一時的日本小說《大逃殺》,不但日後被改編成同名電影與漫畫(而且均為水準之作),鉅細靡遺地描繪出絕大多數人類面臨危機時,貪生怕死的自私與內心七上八下地對他人猜忌(寫完此作作者高見廣春就收山了,可見版稅與版權賺了有多少…),足教人心膽俱裂。森恒三的《自殺島》是朋友推薦給我的漫畫,作者以開門見山、不囉嗦的直接引領讀者進入「自殺島」,難免一開始或多或少擔心是否會與《大逃殺》有過度相仿的疑慮(有不少人說這種身處孤島的人們捉對廝殺的始祖作是《蒼蠅王》,但我目前還沒讀過,所以不予置評),但三集讀下來卻甚感驚喜,也許在設定上是有參考其它「孤島」類的作品,但不論是作品宗旨與拖曳而出的陰鬱韻味毋寧是大異其趣的。

 

一般「孤島」類的人們之所以會爾虞我詐,說穿了是種求生的自然反應,動物亦會作一樣的事,只是套用在人類身上會變得更加錯綜複雜。而《自殺島》卻不然,島裡有具領袖魅力的人、沉著冷靜的人、如智囊般博學多聞的人,然而回過頭來說,這些被放逐到此島的人們都是多次自殺未遂、了無生機的人。也就是說儘管每個人的性格能力、求死的原由相異,大方向的共通點卻如出一轍,也就是「求死」。一言以蔽之,《大逃殺》是死中求生,而《自殺島》是「死中求生或死以上兩者皆是」。

 

有趣的是,在孤島裡,人們死中求生的故事反而令人看見無邊無際的絕望。《自殺島》則迸射宛如被吹起的窗簾一角、那暗渡流洩的光芒。

 

不似《大逃殺》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一翻兩瞪眼,於是乎在陷入生存危機時,各個角色的因應方式變得更加難以揣度:有人想在自殺前做最後一次愛、有人在團體合作捕魚時擺爛,當然也有人因而被激起連他們自己都出於意料之外的「蓬勃生氣」。

 

像是主角阿政本來只是隨處可見、在父母箝制下壓抑長大的孩子,隨波逐流的他,對自己極端缺乏自信與充滿厭惡之情。得知被放逐的初期,只是抱定過一天算一天的消極態度,卻在從追捕狩獵鹿的過程中,深刻意識到屬於自我的野性,更進而肯定起自己的存在。「殺死一頭熊是如此不容易、而生命又是多麼的寶貴」,乍看像是弔詭地詭辯謬論。有點像是日本直木賞小說家熊谷隆也《邂逅之森》裡獵雄的叉鬼,說沒有從狩獵中贏得快感是種矯飾,但真正讓叉鬼離不開狩獵的,是來自於從過程中反而開啟對大自然與萬物的崇敬地感動。就像書裡提到的動物之所以會有強而有力的活躍生命力,是因為牠們活得「純粹」,尋找食物、奔跑、曬太陽、飛翔、睡覺,牠們…全都是為了生存而活。

 

有別於《大逃殺》的暴亂與瘋狂,《自殺島》則是瀰漫著詭譎地低氣壓氛圍。目前僅僅出了三集、期待日後的故事進展,推薦給大家。

, , ,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