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吳至歪(也就是大亨)寫於 2011年2月24日 20:01

「幹!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啦!」

他們朝發出這句含怒話語的方位望去,尋找聲音的來源。

在金庸的武俠小說,我們常常看到類似這樣的出場情節。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正義的俠客即將現身。

故事寫到這邊,你可以認為《臉書小說》是部下三濫的小說,關於好壞認定的評斷,身為作者都必須尊重。但你不容否認這部小說一次結合了後設、社會派、青春戀愛、現在連武俠的元素都有了哦!

是誰?

是男性的聲音,這點毋庸置疑。

而圍攏小胖的人牆外,除了在認真打掃的女生們之外,還有好幾個在人牆外頭的男生。

在他們之中,有一個人走出環繞小胖的人牆,拉扯著一位長得個頭不高、白白淨淨的同學的前襟,這名班上功課名列前茅的好學生,露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是你嘛?有點像你的聲音啊?」

「不!不是我!你誤會了…我一句話也沒講,冤枉啊!」

「不用再問了,是我啦!」痣明隨意拉了把木椅,腿翹個兩郎腿,以閒散地姿態坐在上頭。他把椅子打橫,調轉成正面面對著他們的方向。

「呵呵呵…真有趣。你好大的膽子,想逞英雄啊!很好很好!你是好萊塢的英雄片看多了是不是?看到腦筋都燒壞掉啦?」

他們中,又有一個人,脫離人牆範圍。他繞路走到了痔明的椅子斜後方。拉著椅子下方的施力點,用力將椅子往外側的反方向拉。

痣明跌坐在地上。幸好沒有傷到背脊。痣明的反應也很快,他將身體迅速躺平,用兩手勾著對方的腳踝,結果對方也跟著騰空、隨之翻倒在地。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偷偷的討論過,總之,他們默契一致地向前衝來。將兩手伸得直直的飛撲…一個飛撲…又一個飛撲…再一個飛撲。

「人體躲避球」後,銜接著「人體疊羅漢」。

有人還搬來桌子,這樣才能先來個花式跳馬、再疊上去。

雖然大隊接力倒數,但成績並不代表一切,7班真是熱愛運動的一個班級。

當有十個人左右跌高高時,最底下的人發出了沉痛地哀嚎。(小朋友請勿模仿喔!)

「哇!疊錯人了啦!快出人命了!上面的人快起來!快起來啊!」呼喊的聲音,是從最下方傳來的。

於是,他們從上方依序下來。被疊在最下方的,原來是剛剛掀倒痣明椅子的同學。

從上面算,起來了大約三個人,其餘人還是維持不動。

「你們到底幹嘛?都跟你們說快起來了,你們怎麼還有好幾個人愣著不動!我快被壓到窒息啦!我有氣喘,別鬧了,我怕我氣喘會發作啦!」

「你不是說要上面的人起來嗎?上面的都已經起來啦!我是倒數第二個,也是被上頭好幾個人壓呀!我有像你一樣唉唉叫嗎?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這人抗壓性有點不足、有點難相處呀?」壓在他正上方的同學,儘管眼鏡都被壓到變歪變形了,還是用有些頓頓的聲音回應他。

「………。好!我更正總行了吧…請所有疊在我身上的人,趕快翻下我的身。」

就在各羅漢歸位的同時,痣明已經站了起來,用手在拍褲子上的灰塵。

不過灰塵並不多。

雖然秩序比賽倒數,但成績並不代表一切,7班真是注重整潔的一個班級啊。

「死眼鏡仔,原來是你帶頭亂衝,還在那跟我五四三!就兩個人倒在地上,媽的咧,你嘛幫幫忙!這樣二選一、你也能撲錯!?就不要你長大娶老婆,誤上了隔壁鄰居的床!你不是說你媽這禮拜要帶你去做雷射手術嗎?」

「啊啊!原來壓錯人啦!?抱歉,雷射預約掛滿號了,只能延到下週。真是遺憾。」近視一千多度、眼鏡度數早就不足的眼鏡仔(該說是歪掉眼鏡的眼鏡仔),雙手合十道歉。雖然他有意表達他的遺憾之情,但除了他自己之外,應該沒人感覺得出,他有特別遺憾之處。

就像政府官員出包或想要表達哀戚之情時,總會感到深切遺憾。他們究竟是對事件本身的受害者感到深切地遺憾,還是為了自己要來說遺憾這件事本身而感到深切遺憾呢?

出了大糗,對他們而言,是無法容忍的事情。如果只有男生群,就已丟臉都到家了,何況幾乎絕大多數女生,都還在教室裡進行打掃。

有的女生,對這種日復一日的「玩」早已麻痺而視若無睹,有個則是專注於自己的掃除工作。

當然,也有的女生,看到這種喜鬧劇般的荒謬橋段,忍不住掩嘴輕笑;放聲大笑的也不是沒有。

他們受不了這種恥辱,他們要好好修理痣明。他們想到了一個壞心的方法。春椒的窗戶。那靠近走廊一側,全校擦得最亮的窗戶。那教室唯一一處的聖域。而堅守崗位的春椒,竟然極難得的不在她的玻璃守護範圍。

春椒很美。除了一眾男老師私底下偷偷發動攻勢,勃起頻率正在巔峰、午睡後要半蹲敬禮、拿外套遮下半身、或者乾脆索性不站起來的他們,自然也都是她的俘虜。

雖然他們也知道別班的男同學在臉書上狂發私信、也相信春椒不太可能被老師與別班學生把走,但不太可能並不代表不可能,因此還是忍不住為這點而感到焦急。但反而應該可以期待近水樓台先得月的他們,卻不敢做出那麼明目張膽的告白。不,不是出於懦弱。

這是因為只有他們知道,春椒的「椒」字,可不是很多人挑食不吃的綠青椒。而是個性也如同她美腿般嗆辣的紅辣椒。

他們會清楚意識到這點,在於有一次,他們利用打掃時間跟小胖玩「我倒你喝」的遊戲。

值日生負責擔任中午倒廚餘餿水的任務,負責的值日生把廚餘倒到學校的集中大垃圾場。但那一天刻意把餿水留著。沒想到餿水不如想像中多、有些庫存不足的狀況,還特地跟別班外調了一些餿水過來。

一到打掃時間,他們要小胖站在教室的中心。對他說︰「《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這部電影的續集給你當男主角,你就來接演《在世界的中心喝餿水》吧!」

他們人手一袋透明塑膠袋,裡頭裝滿了滿滿的餿水。

玩法很簡單,他們要小胖將嘴巴張大,每個人輪流或同時潑餿水。運氣好的話,雖然身體被潑到餿水無法避免,但或許也不會直接喝進餿水。

至於運氣不好的結果,小胖是想也不敢想。

雖然小胖堪稱是被霸凌的沙場老將了,但被霸凌這檔事,永遠不可能、也不應該習慣。尤其是他們的花招特多的時候。也不是沒有例外的可能性啦!霸凌還是有可能習慣的,只要…被霸凌的對象不是你、而是別人。

但餿水實在可怕,何況這還不是「現貨」,是已經從中午囤到下午四點多的「庫存」。

原本站在教室中心的小胖,嚇得往教室靠近走廊的那一側退。大概是有意無意的意識到,或許有哪個教職員會看到這一幕,能即時制止吧!

但拯救小胖的俠客、英雄、神是不會出現的。

小胖比誰都清楚這一點。

就像平常在路上不時會看到警察。但你在需要警察的時候,好巧不巧警察一個都看不到了。這就叫莫非定律或什麼來著?

《在世界的中心喝餿水》開拍了。

#
那一天,春椒也罕見的沒有在自己的窗戶打掃範圍。或許是月事來潮或是在上廁所吧!但她負責的窗戶範圍已經打掃乾淨了,應該是加快進度或是利用前一節下刻打掃的。

其實本來走廊那側的窗戶,不全然是春椒的打掃範圍,而是分成兩個同學打掃的。但另一個負責同學,看到春椒每天打掃得如此認真,以彷彿照顧自己親生小孩的細心去照料窗戶。於是從某一天起他在沒有告知春椒的情況下,就徹底不甩那「半壁江山」、棄自己的打掃範圍於不顧了。而一如他所預料到的,春椒也毫無怨言的接管,甚至並沒有因為打掃範圍擴大一倍,而減損高超的清潔品質,照例把近走廊側的每一扇窗戶,擦得晶瑩剔透。

小胖緊靠在近走廊的牆壁,像刺蝟似的,將身體蜷縮成一團。

他們對小胖說:「小胖,請抬頭挺胸好嗎!雖然我們不想把平常抽菸的地方搞得遍地餿水,但如果你不照遊戲規則的話,沒辦法,我們再怎麼不願意,還是只好把你帶到頂樓天台來玩了喔!」

於是小胖將身體挺直。終於張開了嘴。嘴角不停地顫動著。

他們開始朝他潑著餿水。有些餿水潑到了小胖身上,有些餿水潑到了窗戶的玻璃上。

雖然他們為了「玩起來」有樂趣,與小胖保持著一段距離;呃…但當然,有些餿水終究潑進了小胖張開的嘴巴裡。

#
當他們玩得正起勁時,春椒回來了。沒有人一聲令下,他們有志一同的放下了裝餿水塑膠袋。還有人兩手握著塑膠袋藏在背後、更有些人著急地甩在地上。這場景簡直就像接獲舉報的Motel派對的警察臨檢。

春椒一句話也沒說。他們寧可她用那抬高她那雙美腿、以難以想像的爆破力道踢踹人,也不希望碰到她一句話都不說的尷尬場面。

她無語地環顧著他們。

他們想要看進那會說話的大眼睛裡的,究竟藏有什麼訊息?

不,似乎並非是火焰。

而是灰燼。

是被火燒盡之後,那剩下的灰色灰燼。

這種眼神傷殺力比什麼都還要強。

透露情緒的眼神,終究是有弱點的。不論那情緒是多麼排山倒海。

有情緒,代表你在乎。而你在乎「什麼」,那「什麼」就是你最大的弱點。

弱點很容易被其他人解讀出來,很可能只有自己望不穿。

但春椒那時候的眼神不一樣。

那眼神中沒有憤怒、沒有懷疑、沒有質問、沒有悲愴。

甚至沒有涉入。

如果真要說存有什麼的話,

只有灰燼。

她默默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等待最後一節上課的鐘聲響起。

後來他們之中有一個人放學沒直接回家,躲在隔壁班教室偷看。據說春椒那一天放學後沒直接回家。而是留在教室,多花了一個半小時,把窗戶給重新擦乾淨。

推理小說


《臉書小說1》
《臉書小說2》
《臉書小說3》
《臉書小說4》
《臉書小說5》
《臉書小說6》
《臉書小說7》
《臉書小說8》
《臉書小說9》
《臉書小說10》
《臉書小說11》
或點下部落格右下方<臉書小說>的分類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