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吳至歪(也就是大亨)寫於 2011年2月20日 17:14

那一天的打掃時間,他們一如往常的,在跟小胖一起玩。

由於下禮拜就是高三上學期的最後一週的段考週、也快放高中生涯的最後寒假假期了。可以明顯感覺到,恍若有浮躁的粒子在空氣中飄浮著。

他們當中的許多人跑去頂樓天台抽菸。部份男生與絕大多數女生則認真打掃,可別小看7班,就算秩序比賽跟

大隊接力不太罩得住,7班可是堂堂整潔比賽的常勝軍啊!

那天他們多數人似乎少了以往跟小胖「玩」的興致。但也有人依然樂此不疲。

那天所玩的項目,名為「人體躲避球」。

#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鬥球兒彈平》的漫畫,這部漫畫後來也有改編成動畫(全18集)。

有看過的漫畫或動畫的人,相信很難不對個性鮮明的一擊彈平與他的小光頭好友珍念、以及用雙手握球,把手拉到頭後面扔球的敵隊主將印象深刻吧!

這部漫畫與隨之改編的動畫,在日本當時造成轟動與廣大的迴響,在漫畫與動畫的推波助瀾之下,日本各地的小學,吹起一股不容小覷地躲避球熱潮,一向對各項專業都嚴謹以對的日本人,還真的正經的舉辦起了全國比賽哩!

事實上不只在日本造成旋風,也在台灣的小學界相當風靡,可以說引燃了每個小男生內心的躲避球魂。

#
如果你以為,躲避球打的好又能怎麼樣嘛,這麼想就錯得離譜了。除了年代差異的可能外,另一個可能就是你根本沒讀過國小。至於為什麼沒讀過國小,又有兩個可能性。其ㄧ的可能是你是天才,所以提前跳級了。唔…如果是這樣,那我也沒話好說了。如果不是天才又沒讀過國小,那就太可惜啦!真是的…再怎麼討厭與親身抵制台灣死板的義務教育,國小也應該去讀嘛,體育課的躲避球超好玩的耶!

千萬不要小看躲避球打得好,對於國小男生的意義。躲避球的球技,在某種程度而言,甚至決定了在班上人緣的好壞、在女生同學之間的人氣強弱。躲避球打的好,在小學的班上可是一件十足拉風的事情,不只是遊戲,是不容懷疑與挑戰的正經事。班上也會認真的排起一將、二將、三將、四將,以此類推。當一個小學生在班上是前幾大將的時候,那種威風、備受尊敬與崇拜的程度,可能還超越考上台大高分科系的高三應屆生呢!

不過躲避球也不是沒有它的爭議性與潛伏危險在,小學生發育的再怎樣好、力氣再怎麼大,力量也總有個極限。但國中就是青春期了,大家都開始發育、登大人,如果還繼續打躲避球的話,沒搞好的話,扔球砸中對方的後腦杓,輕則腦震盪,重則一擊必殺,也不是說完全不可能的事呦!

所以說,超刺激、有趣的躲避球回憶,很遺憾的,不論再怎麼不情願,就這麼凍結、終結在國小六年級了。躲避球,成為每個心裡住著一位小男孩的大男人心中,那永恆的鄉愁。

GY我先來打破「第四道牆」,以日本曾經風行一時的私小說形式,跟大家說說,屬於我私人的浪漫躲避球男孩的小故事吧。

先來解釋一下何謂「第四道牆」好了,在這邊引用橫路明夫關於「第四道牆」的簡單又清楚的解釋。

解釋:所謂「第四道牆」,是指虛構世界和觀眾(讀者)所在的現實世界之間的分界線。常見的後設小說(Metafiction),幾乎打穿了第四道牆。這在劇場界是常見的手法。(引用結束)

(GY額外補充:像我近期看完的伍迪艾倫的經典作《安妮霍爾》也運用了此一技法,主角演一演會直接對著觀眾說著長篇大論、甚至是抱怨喔!怎麼樣,現學現賣的感覺也很不錯吧,簡直如同剛出爐還正在熱燙、趁熱吃才好吃的小籠包或蒸餃一樣。)

GY就讀建安國小,五六年級所待的高年級班級,是全校的躲避球冠軍隊。印象中建安國小的躲避球校隊,出外比賽也是常勝軍喔,因此可以想見我們班的躲避球猛將輩出。

唉…然而那猛將名單裡,並不包括我。國小時期的我身材中等,沒像現在那麼瘦。雖然我自認我的鉤球,頗具一定威力,但接球就真的不太行了,儘管不覺得自己特別怕球、但球總是會從我手中掉出來,可能跟遺傳的手小也有一定程度上的關係(不要過度聯想其它器官大小,謝謝)。如果分配在弱班,或許還能有一席之地,偏偏卻又在好手爭鳴、球技競爭那麼激烈的班級,不顯眼也就不是什麼怪事了。

那場體育課的躲避球比賽,我印象很深刻,對手也是很強的一班。有幾個校隊的成員在,甚至校隊的No.1主將也在他們班。

平常的對抗頂多是六四波的高強度比賽,我們班六,他們班四。也就是說,差距並不懸殊。但不知道是他們班那天狀況欠佳、抑或我們班那天的狀況奇佳,總之,那場比賽把他們打的落水流水,到最後,他們班只剩一個人在內場了。

只要幹掉最後一個人,就是俗稱的剃光頭與完全比賽。這對於躲避球強隊來說,是莫大的羞辱。丟臉的程度,還超乎我國小中年級時數學就考過56分,你就知道有多丟臉。畢竟一個是私人面子問題,一個是整組壞光光。

咦??奇怪!我幹嘛把自己國小數學就奇爛無比的丟臉事跡說出來啊!啊!對了!目前還是私小說的部分嘛!

而我們班的一眾好手都待在內場。橫看豎看,外場不是女生,就是手勁比我還小的男生,加上我不是在兩旁,是在外場中間的最帥氣與到位的攻擊位置。獅子座的性格使然,我心想:「喔耶!逞英雄的機會來臨了!」,事實上也是因為有偷偷喜歡的女生嘛!呵呵怎麼樣,終於有浪漫的橋段了吧。

我們班掌握了球的流動,內場外場交替長傳。在內場的悍將攻擊完之後,球終於到了我的手上。敵軍的殘存的一人也是好手,所以不是殘兵,而是被逼到絕路、苟延殘喘的大將。只要我幹掉了他,不但是剃光頭的完全比賽,我也可以在我喜歡的女生面前大逞雄風。

《灌籃高手》的漫畫,看過的男生幾乎沒有不愛的。動畫版依舊熱血,但缺點就是為了維持一定集數,常常會變成慢動作。比方說櫻木花道罰個球就在那邊O.S一堆,然後畫面還會轉成赤木晴子跟水戶洋平那一干朋友群、對手球員等等,就開始在每個人的表情上停頓,磨個老半天。就算你跑去大個便回來,櫻木花道的罰球,都遲遲還沒出手。雖然不知道日本真正的高中比賽規則有沒有不一樣,但若是正規比賽這樣搞,老早就違例了。

但現實中這種無視於現實時間感的慢動作,確實有可能發生。

當聚光燈打在你的身上。

前收視率保證的超級日劇天王木村拓哉曾自信說過:「就算在一行人中,我站在台上的最邊邊,聚光燈還是會打在我身上。」。

我不是木村拓哉,只能等待聚光燈打在自己身上時,適時掌握機會、盡己所能去表現自己。起碼那一次我就體驗到了「灌籃高手的慢動作是真的耶!」

我平常都丟鉤球,那一球我手鉤的比平時的還要來得後面,簡直就是國小躲避球界的野茂英雄。而且是早期版,他那令人震撼不已的「龍捲風式投法」。球劃過風中,朝殘存的敵將呼嘯迴旋。

他碰到球了!

但是他沒接到。球脫離了它的手掌控制。

#
太帥啦!在電光火石之間我這麼想。

沒想到球還沒落地。球是被他拍起來的。把球拍起來再接,也是躲避球接球中的高段技巧。儘管當中多少帶有運氣成分(因為總不可能每球都這樣接)。但有句話是這麼說的,運氣也是一種實力。

但他的球沒拍好,大概是手指沒有精準的往上,而是往下壓到了吧。球往他的身體前方落。

我心想,成啦!我要成為最後一擊、將對手橫掃的頭號英雄啦!在那不到一秒的時間中,我已經沉浸在幻想的世界裡了。同學邊朝著我衝過來,女生尖叫,男生叫聲好難聽,給我閉嘴!然後像日本職棒冠軍隊的球員會激動到把教練拋在空中一樣,同學以我為中心圍繞,幾個人不管我的意願就抓著我的手腳,將我大力往空中拋。被拋在空中的我,發現有個灼熱視線在我身上燒灼著,當我稍稍偏頭一看,原來視線的來源,竟是我尬意的那個女生!

但殘存的敵軍對手,不愧是大將等級,他將身體扭身成不符人體工學的奇妙角度。把快落地的球一把抓住。

沒了。什麼都沒了。

我的肉身還一臉什麼事也沒發生般的站著,但我心裡的小小GY已經跪地痛哭與翻滾了。

在那時我失魂落魄的當下,有人朝我拍了拍背,轉頭一看竟然是我尬意的女生!!咦!?她是來安慰我的嗎?

她微開著櫻桃小口,還改編周杰倫「說好的幸福呢」的歌詞,輕聲唱歌給我聽:

「怎麼了 你累了 說好的 剃光頭呢

我懂了 不說了 你弱了 夢遠了

開心與不開心一一細數著 你再不捨

那球被接的感覺都太深刻 我都還記得

球被接了 說好的 幸福呢

你錯了 淚乾了 叫你傳給內場比較強的丟你別在那黑白丟你還是丟了 大家都後悔了 只是剩一個人就可把對手剃光頭的回憶音樂盒還旋轉著 要怎麼停呢」

當然,躲避球的這段回憶是真的,尬意的女生拍背與唱歌這段純屬虛構。那時候周杰倫根本還沒出道咧。這可不是在寫科幻SF小說啊!

推理小說


《臉書小說1》
《臉書小說2》
《臉書小說3》
《臉書小說4》
《臉書小說5》
《臉書小說6》
《臉書小說7》
《臉書小說8》
《臉書小說9》
或點下部落格右下方<臉書小說>的分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