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西元2060年。人們不再行走,不再有”行人”這樣的辭彙。人們下了交通工作後。用小跑步前往自己的目的地。有學者認為如此一來,更符合時間效益。從另一個面向來看 ,這個世界以更快地腳步跑向孤寂。

Lisa與Jimi,現在坐在一間咖啡店裡。咖啡店空間並不算大。牆壁上掛著幾幅印象畫,不用說,當然是復刻的。桌椅有種頹廢美。木頭的桌椅上頭有被尖銳地小刀劃過的痕跡,用手去觸摸,彷彿還可以摸到木屑的感覺。昏黃的燈光,使得店內有某種緊密感。音響正流洩出後搖滾音樂,使得咖啡店呈現出一種另類地氣氛。

「你不覺得這間店很酷嘛?這可是咖啡店呢!」Jimi說

「是很特別啊!」Lisa把頭向四周轉了轉「我可從來沒來過像這樣的咖啡店…」

「嘿!很棒吧!老闆很有想法。這地方是做美食雜誌的朋友推薦給我的。 」Jimmy說


Jimi的職業是報社記者,Lisa則是日系百貨公司的電梯小姐。他們之所以會相識,是在一個禮拜前的moisten同好會。Jimi應上級要求,要做一個企劃,一探moisten的魅力何在。於是他到了聚集的地點。同好會的過程裡,大家熱烈地討論moisten的商品,與使用的感想以及後續發行的情報。那天聚集了大約三百人左右,成員以男性居多,也有一些女生的成員,比率大概是七比三。不過並不是因為當天出現的女性較男性少,才讓他注意到Lisa,而是因為Lisa擁有出眾的外貌。Lisa的美,並不是那種屬於壓倒性地美,而是沒有攻擊性溫和地美。那一天心得公開分享的時候,Lisa並沒有參加。儘管如此,從與人交談的言談舉止當中,還是可以感受到她是一個不扭捏的獨立新女性。但Jimmy感覺到她嘴角微笑地曲線,似乎帶有職業氣味。並不是什麼技巧,而是記者的直覺。他詢問Lisa工作的性質,Lisa說自己是百貨公司的電梯小姐,他心想"真是氣質的工作"。幹記者也許什麼都需要,除了氣質。他決定要對Lisa提出專訪的邀請。時間就在今天、就在現在。


Moisten是這幾年當紅的品牌,翻成中文是溼潤的意思。這可不是什麼時裝品牌,而是超高級兼高科技的充氣娃娃品牌,在全球都設有分店。之所以會造成旋風,是因為抓住了人心裡的小辮子了吧。在這樣快步調的社會,許多人覺得交男女朋友實在太麻煩了。如果是十幾歲、二十出頭的族群,戀愛可能還是新鮮有趣的。但對於過了三十歲的男女而言,已經將交往當中所有橋段與把戲都摸透,何況跟真人交往,既會擔心被耍,又需要持續地開銷。也得花上不少約會時間。那就找個超擬真的充氣娃娃吧。這是許多三十歲~四十五歲青年世代族群,所共同抱有的心態。而Moisten捕捉到了,完完全全。Moisten給予了特定需求人口,超乎想像的優質商品,甚至商品還有分等級。Red Label 、White Label、Black Label的充氣娃娃。你可能會想搞的怎麼跟時尚品牌一樣,沒錯,就是一樣。男女皆有,環肥燕瘦任君挑選,五官與身材都設計極為精緻,觸感如同真人體溫完全真實,連體液都有呢。最大的賣點就在於充氣娃娃是能動的,不只身體會動作、會發出呻吟聲。有傳言說在過程中還會拿指甲刮人呢,在開發上想必花了無數的功夫吧。Lisa是Black Label的擁有者。


「我想問的問題也許有些尖銳、敏感,但假使不直接坦白地問,我想話題會沒辦法前進的。」Jimmy邊轉著攪拌棒邊說

「放心!你就問吧!如果我真的不想回答,我會明講的。」Lisa大方地說

Jimmy慢慢地喝了口咖啡,調整一下略微緊張浮動地心情。除了還是菜鳥記者的時期,很久沒有那麼緊張了。桌上放著他準備記錄的筆記型電腦。

「像妳條件那麼好的女生,男朋友或是追求者我想絕對是有的,我實在很好奇怎麼會需要Moisten商品呢?」Jimmy問

Lisa露出了一種很奇異地表情,那種表情不像是被冒犯的憤怒,而像是困惑。她咀嚼著問題,等待它消化的一刻。

「怎麼說呢?大概是太寂寞了吧。大學畢業後,我清楚知道自己沒有特別的專長,但我有一張還算不壞的臉蛋。所以我找了份電梯小姐的工作,從畢業到現在整整待了三年了。我幾乎所有的生活,都被困在這樣一個金屬盒子當中。 替客人按電梯樓層、甜美的說"幾樓到了"、有時候被客人偷摸屁股。 這是一種沒有出路的生活。我的青春將在密閉地金屬盒子裡凋謝。就像所有人一樣,當然我也有所謂的感情生活。追求者是有的,但我完全沒有心動的感覺。我的工作性質接觸到各種各樣的人,讓我可以近距離的觀察人。每天聽著人與人之間的對話,我覺得好焦慮、好焦慮。在搭乘電梯的短暫時間裡,每個人說話都說的很大聲,彷彿害怕別人漏聽任何一個字。談論自己的工作近況、戀愛對象、講著自己近來發生的大小事。但我發現了一件事情,對方根本沒有在認真聽。就像從表情樣式裡選出一個適合的表情,”哇!蠻有趣的嘛”的樣式,喀地一聲裝在臉上。但實際上地精神是渙散的。也因為說的太投入,對方很輕易就能矇混過去。每個人都在表達自己,但沒有人是真正用心聆聽對方所說的話。我真的可以看透噢!不是蓋你的。並不是擁有什麼神秘地特異功能。如果你一天在電梯裡站上十多個小時,你也會有這樣的能力。所以很矛盾的,雖然很多時候我抱怨電梯金屬的冰冷,但其實在某種程度而言,自己卻迷戀於電梯機械式的輕微聲響與安穩感。這也是我一直沒有換工作的原因。」Lisa說

「妳回答有點迂迴啊!但沒問題,關於妳說的我想我多少可以明白。」Jimmy說

「不是迂迴。唉…這樣說吧,當我深深體會到這些之後,我面對任何人已經沒有辦法產生所謂的興奮感了。久而久之還影響到了性的層面,嚴重的性冷感噢。跟各種不同的男人,各式各樣的進行方法,但還是不行,沒感覺就是沒感覺。我可以欺騙自己,但.那.裡.是.乾.的,這樣的事實是無法輕易抹去與忽視的。我懷疑起自己的性向,中學時代我讀的是女子學校,是有交過同性的伴侶,不過在女校有相同經驗的女孩子多的是,所以實在也沒什麼參考價值,何況那時我並沒有性的接觸。為了確認,我甚至找了女孩子,但結果一樣,是乾的,徹徹底底地乾。這下我可清楚了,不分男女,我無法對任何人產生性的慾望。雖然很厭煩大學時代的同居生活,血氣方剛的男朋友每天都有性的需求,不做還會生氣呢!說的誇張一點,大學時代性愛次數,可能比上課筆記寫的字數還要多。雖然當時覺得每天做膩得要死,但是當我知道以後都沒有辦法有性生活,卻反而感到沮喪、不安。開玩笑,我才26歲啊。不過Moisten拯救了我。」Lisa說

也許因為聽到性的話題,Jimmy突然發現口很乾。咖啡也不想喝了,於是向服務生要了白開水,服務生送來後,他咕嚕咕嚕地一口氣喝了半杯。他點起一根七星香煙,用力地吸了一口。事實上,在這口菸之前,他已經成功戒菸一年半了。

「你說Moisten拯救了妳?」Jimmy問

「對! Moisten的商品既不是真人,但又不像是機械。它是無法界定的。我想關鍵正是在於那份微妙地平衡感。它不像人隨時都在尋找無聊地自我認同、卻也不像機械般全然冷酷無情。也就是說,它介於兩者之間,它是完美的。當我難過的時候,我可以說話給Moisten聽,它是無可挑剔的聆聽者。總是靜靜地聽我說,一次也沒有分心過。當我開心、有性慾望的時候,我只要打開開關,他會盡全力滿足我。在性的表現上,它可以是一頭野獸、也可以是溫順的小男人。以前人家說什麼最高品質的性,是心靈與肉體融合為一,我完全不相信有這回事,但我現在相信了。直到遇見了Moisten,我才終於明白我一直在追求的是這.樣.的.平.衡.感,這才是我要的。我愛Moisten,它不只是濕潤了我"那裡",更濕潤了我乾枯的心。它不僅僅是拯救我,我深信它也能拯救所有人。它是人類共同的救贖,永恆的謬思。」


做完今天的採訪之後,Jimmy完全放棄戒菸。他在戒菸前,一天只抽半包,現在是一天抽一包半。健康很重要,但對他而言不再是最重要的了。他覺得往後日子有更重要的課題,那就是如何讓自己不再寂寞。於是,他也成為Moisten的消費者。現在的他重度依賴著Moisten,但他還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為不會寂寞的堅強男人,雖然他並不確定這是否存在著可能性。如果真有這麼一天,Jimmy先生打算跟Lisa小姐告白、承載她所有的寂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