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此刻
我站在現實與虛幻中央的繩索
繩索上的我
被執拗的風吹得左搖右晃
風究竟是來自於現實抑或是虛幻那方?
我分不清楚
那風使我恍惚
也許下一刻
就會墬入現實的深淵
也許下一刻
就會落入虛幻的汪洋
現實如此虛幻
虛幻如此現實


當現實成了虛像
踩在堅硬的柏油地
彷彿踏在無法著力地黑色雲霧之中
敲打著實心的牆壁
聲音"咚的一聲"
然而那聲音卻如同穿越了牆
溢到了牆的另一邊
那我們所不知道的空間裡去似的


當虛幻成了實像
明明是夢境與潛意識中所發生的事情
在現實中卻不小心露出端倪
夢境與現實不停交疊
才發現當現實照著鏡子時
鏡子所顯影出的景象
原來就是所謂的虛幻


分隔著現實與虛幻
沒有既定
有時候分隔著現實與虛幻的
是連鳥兒都無法飛過的聳立高牆
有時候分隔著現實與虛幻的
不過是鄉下後院的低矮磚牆
爬上去輕輕向下一跳
現實成了虛幻
跳過去後
總覺得應該會有個留著八字鬍,頭戴紳士帽
拿著柺杖,穿著漆黑禮服的謎樣男人等著
對你說"歡迎從現實來到虛幻"似的


村上春樹與卡夫卡
都透徹了解現實與虛幻之間的距離
他們自在地穿梭於現實與虛幻


在夢裏
我們都是純白的羽毛
在夢中輕盈地飛舞著
洋溢著透明感,神聖感
而萬物就在羽毛覆蓋下沉睡


然而
在現實中
我們只是個傷口
紅腫破皮之後
接下來血中滲出膿汁
最終
宿命性地潰爛


自從信仰烏鴉
信仰虛無之後
慢慢學會享受著站在分隔現實與虛幻繩索上的感覺
的確
沒有人知道一切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誰
這註定會是一輩子的遺憾
但在那繩索上
我張開了雙手
挑戰著什麼似的將身體擺盪著
我既是現實裏的烏鴉
又是夢中的羽毛
就像是在神秘太空中飄浮著的宇航人
伴隨著矛盾的
是種莫名的無重力興奮感


我們都少了一塊拼圖
少了什麼的焦慮使我們乾渴著
然而
不管費了多少勁
我們永遠補不上那缺少的那塊
少了的拼圖呢?


我想人生最具壓倒性的感受
也許
不是肉體上的痛苦
不是精神上的傷悲
而是



解不開的困惑



那麼
還是沉溺在虛無中吧
沉溺吧...






我是零
我是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