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這件事情發生之後
幾天內
消息就傳遍整個東村
東村的人們都熱絡地討論
奔雷道場的高強武士被西村武士給擊敗,還割下人頭宣戰的事情
"唉...看來東村被西村給併吞是早晚的事了"
"這一定是西村的蒙面劍神幹的,只有他才有這種能力"
"我看這次東西村的戰爭,奔雷道場勢必要派人出來決鬥了吧,不然是丟我們東村的臉啊!"
諸如此類的話語
聽在奔雷一門的人耳裡
很不是滋味
因為如果對方只是劍術技高一籌
把師兄擊敗
奔雷一門每個人固然會想報仇
卻不會懷有特別的怨恨
身為武士
決鬥可以說是無可避免的
但是對方不但割下遠山的人頭
寫了挑釁的信
甚至在東村放消息
因此
道場所有人
無一不為了這次的事件感到悲憤莫名


於是
雷瞬召集了三個兒子
還有劍術高強的十多位得意弟子
在道場裡討論
今年秋天究竟要不要代表東村決鬥
以及要決鬥的話,究竟是誰要出來的事情

"我個人傾向不接受挑釁,畢竟對方是誰我們也不知道不是嗎?說不定是東村的人幹的也說不定
但如果真要決鬥,就請師父在我們這些徒兒中做選擇吧!"個性謹慎的二兒子雷彥說

"二哥,你說的我不認同,不可能是東村的人吧!東村有誰可以打敗劍術超群的阿山哥呢?
一定是西村那蒙面劍手幹的,對!除了他誰也不可能有這能耐!"暴躁的三兒子雷燦說

"我覺得..."奔雷一門弟子當中資歷最深的朗叔開口了
"現在已經不是我們想不想參加決鬥了,而是我們必須參加,
這件事情全村皆知了,鬧得沸沸揚揚,這點我想大家也都知道吧,
如果今年的決鬥,我們選擇不派人代表東村參加,奔雷一門永遠抬不起頭
現在的問題只在於我們究竟要派誰去參加這場決鬥"
連一向沉穩又有智慧的朗叔都表明絕對要戰
全場大多數人都認同的點頭
然後交頭接耳的討論了起來



"讓我來吧!"



這個震耳欲聾的聲音
冒了出來
全場頓時一片寂然
大家都在看究竟是誰出的聲音


雷瞬的大兒子---雷威
站了起來
"我有自信,
可以力拼那個蒙面劍手,或許他是個強敵沒錯
但是我會擊敗他!
我會取下他的頭顱,然後掛在神木上,替遠山哥報仇!!!"
話一說完
所有人眼神中都閃著興奮的光芒
身為武士
其實每個人都想要戰鬥
畢竟不真正戰鬥的武士
在外人眼中
就如同虛張聲勢的紙老虎一般
只不過這次的事件非同小可
不僅僅是討回尊嚴那麼簡單而已
還事關奔雷一門的未來
大家或多或少抱有顧忌跟猶疑
不過雷威的話
把大家心中所有的不確定的想法
通通殲滅了
心想
"這樣豪氣的話語
果然是奔雷一門未來當家該說的,決鬥吧!!"


當所有人一股熱血沸騰
開始互相交談之際
剩下當家雷瞬依舊沉默著
原因是他心情正在搖擺著
複雜的情緒糾葛著自己
本來他是想自己來代表東村決鬥的
但是現在夏已經到了尾聲
馬上就要入秋
也代表決鬥的日子馬上就要來臨了
若是要與參加決鬥與蒙面劍手對陣
雖然自己有信心可以擊敗對手
但是這種高手間的決鬥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勢必要先把身後事情給計畫處理好
但現階段來說
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何況如果有個萬一
奔雷一門不就群龍無首
大兒子太自負
沒有當家該有的沉穩
二兒子太謹慎
沒有當家該有的霸氣
三兒子雖然劍術不差又有謀略
畢竟年紀輕,還血氣方剛
有著年輕人共通的暴躁毛病
而如果要把奔雷一門
給劍術高強的弟子之一接管
橫看豎看
不是年紀太輕
就是上了年紀
似乎也不是那麼妥當
當然
最好的情況是順利擊敗對手
因為奔雷一門是不可能跪下投降的
如果派出的是大兒子雷威
他對雷威也抱持著跟他自己一樣強大的信心
因為雷威天資是小孩中最好的
才壯年就已經有自己的九成功力
問題是遠山尚且都敗陣了
換成劍術更強,卻個性托大的雷威
這樣的情況真的會比較好嗎
他還是沒辦法那麼快就下最後決定
他突然想到了比親生兒子還看重的第四個兒子---阿目

"阿目,你覺得如何呢?"雷瞬問

"那個小子啊!還在外頭練劍練到渾然忘我呢"與他年紀最相近,最熟捻的三兒子雷燦說

"這小子....現在快把他叫進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