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調換器官的偏執<2>


7號
個性好動的他
是班上的開心果
與其說開心果
也許說是小丑還比較合適
開心果的定義是逗大家
但是他逗大家的方法有些太過火
當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偏執
我有整整兩天都吃不下任何一丁點東西
雖然偏執本來就是異樣的
但那可不是普通的異樣而已
那是會將人頭腦從小到大
所慢慢建構出的"正常思考邏輯"
完全陷入混亂的異樣
就像是本來在腦中栓的緊緊的螺絲
全被取走
接下來
好念頭,壞念頭,不知道什麼念頭的念頭
瘋狂的互相推擠
------------------那是讓人完全陷入混亂的偏執

上課鍾響
同學們一個個走入教室
7號落在其他同學之後
走入了教室
但走入教室的他
看起來卻很不對勁
我定神一看
他不是用腳
---是用他的雙手!
而他的腳
則拿著奶油麵包
臉上帶著輕鬆的表情
用腳把麵包放入口中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偏執...
---是的,他能將身體器官隨意調換
對旁人來說
器官能隨意調換
可以說是無法想像的事情
但對他而言
掉換器官的位置
卻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就像是從貼紙收藏本撕下貼紙
把貼紙放在想要的位置
那樣的程度
只不過是
排列跟組合罷了
不用花力氣
更不用動腦
這就是他的偏執...
每節下課
都不時有同學圍在他的身邊
看他調換自己的器官
而他彷彿像個將取悅觀眾當成志向的小丑般
把立體的器官
像撕下平面貼紙一樣的取下
放在同學們
"希望在"的位置


7號把偏執當成了"把戲"
他會把生殖器放在鼻子原本的位置上
然後打著手槍
讓"它"變大
說"我是說謊的小木偶"
將腋毛放在鼻毛原的位置
就像是三流的綜藝節目會出現的短劇橋段般
然後拿出梳子梳著捲起來的腋毛.
把眼睛放在左右兩邊屁股
將屁股上的眼睛使力睜大
說"這才是名副其實的屁眼".
這總會逗的他身旁的同學們哈哈大笑
我看在眼裡
覺得有些過於無厘頭
但畢竟這是他的偏執
也算是沒有影響到大家的私人行為
所以儘可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最讓我有意見的是
他會在十五分鐘的掃地時間
跟同學玩躲避球
然而
球不是普通的球
是他的頭!!
他把他的頭拿下來
用沒有頭的身體
在教室後方跟同學玩起了躲避球
有時內場同學沒接好掉在地上
他的臉還會流出血來
這已經是有危險的行為
我不可能視若無睹
但根本無法規勸他
因為
當我試著規勸他時
古靈精怪的他
會先把頭裝回去
接下來
就會笑嘻嘻的把耳朵給拿下來
就算我說再多話
又有什麼意義?
語言只會落入不知道在何處的虛無之中


雖然在平常課堂上
他還算個守秩序的學生
但頑皮的他
對於"用頭打躲避球"這點
卻是不願妥協
所以
在一次放學
我記下了七號的聯絡地址
想去找他的父母聊一聊
但當我到了地址的所在地時
卻是一座專門收容小孩的孤兒院
院長是一個親切的50多歲中年男人
院長告訴我
七號出生下來時
身體器官是完全異常的
並不是說有什麼嚴重的殘缺
分別來說
他每個器官都是正常的
但卻又是異常到極點的
原因就在於
器官的位置
幾乎沒有一個是在"該在"的位置上
對於首胎
照產前X光一切正常的年輕夫妻而言
他的姿態
就像頭詛咒的怪物一樣...
充滿了敵意,挑釁意味,不祥的怪物
當時
院長皺著眉頭嘆著氣
"我看過那醫院的檔案照片,那孩子的器官...
隨意排列...器官位置亂七八糟...簡直就像上帝亂拼的拼圖玩具"

"接下來的情況不難想像吧..."他說

"父母將他遺棄了,對吧"我說

"如果父母兩人狠心棄養結果還會好點也說不定"
他說
"但結果卻不是這樣
年輕的父親承受不了壓力,說要把這孩子偷偷放在孤兒院前.
母親在情緒較平復後,卻說無論如何不能把自己的骨肉給遺棄
嚴重的分歧出現了
終於,在孩子滿二個月的當天
父親離開了家"
院長頓了一頓,繼續說
"母親用少許的存款,努力工作,用盡所有心力養育他
但在他四歲多的時候
在經濟,社會給的異樣眼光雙重壓力之下
他母親還是不堪負荷,倒下了
而在醒來後
她瘋了..."

"既然如此,你們如何知道這些呢?"我問

"平常會拿些吃的東西給他們的鄰居
發現了倒下的母親
母親被送到了醫院,等穩定後轉往精神病院
日記是鄰居把小孩帶給我們時,認為這是重要的東西
也是他母親留下的少數遺物
所以拿給我們的
他母親有寫日記的習慣
是在小孩出生後才開始寫
裡面都是一些對小孩的疼愛跟不捨,矛盾的情緒
而這些事情就是由這日記給拼湊出來..."他說

"他的媽媽後來...?"我問

院長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那姿態不像在喝茶
反而像是有煩惱
戒酒舒壓的樣子

"他的媽媽
在他來我們這邊半年左右時
在精神療養院跳樓身亡了
仔細想想他真 是個很堅強的孩子
他剛來的時候
沒有哭也沒有鬧
除了口中卻不停唸著媽...媽"他說

巨大執拗的沉默降臨在我跟院長之間
也許只有一分鐘
抑或是兩分鐘
但我卻感覺像是永遠不會結束的沉默
我頭腦亂成一片
與其說我跟院長都不說話
倒不如我們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沉默的僵局被打破了
"他現在的器官能隨意調換,這是怎麼回事?"我問

"那是他九歲時無意間發現的
他發現
他可以隨意調換器官的位置
只要用頭腦想著想拿下的器官,配合手部的動作
就可以把器官給拿下來,放在他想放的位置
任何器官,任何位置
對九歲後的他而言
調換器官
像撕下貼紙,貼上貼紙般輕鬆,也成了他的偏執"院長說


聽完院長所說的這些話
我試著把混亂的思緒
整理一番
我想我漸漸能了解他的心態了...

他調換器官的偏執
不是出於無意義
不是出於想引人注意,搞笑
更不是強迫症
說不定在意識陰暗的角落處
他有個不為人知的想法
認為
只要越把自己拼湊組合的像四歲多前那個異常的怪物
也能夠慢慢拼湊組合出與母親相處的時光
甚至拼湊組合出已經模糊的母親的臉....

這想法
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我不禁想
在他一次次的笑容中
到底負載著多少傷痛記憶的重量呢?


我想

那是難以負荷之重
難以負荷之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