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今年過年時,讀過日本女作家平安壽子的《愛的保存法》,甚感妙趣,據聞平安壽子在日本得到諸多都會女性讀者的擁戴,從這個角度來看,男性更應該要讀,也可對女性的心態有更多的了解吧!

<非比尋常的一天>:一個本以為要走入婚姻的女子,卻因未婚夫盜用公款、落到窘困的田地,只好跟著輕浮的花心大蘿蔔男友跟眾多前女友討回自己借出的二十萬。

這一篇是1999年「All讀物新人賞」的得獎作,日本的男性沙文主義極強,卻看到一個大男人東奔西走地以各種手腕「討錢」,這是ㄧ個看似好發揮、實則難度頗高的題材,從此篇就可窺見作者的才情煥發。

<即興家庭>:原本相約要跟電話交友俱樂部的男子見面的平凡女子,最後卻被半脅迫地頂替一個素昧平生的女子向臨終的老爸致歉。她究竟能否懇切地說出一句「對不起」呢?

平安壽子的故事不觸及所謂的「大題材」,專心一致地處理起聚焦在家庭亦或是男女之情的題材,卻是格調與風格十足。小而美的特性仍在,但平心而論,是小說中較弱的一篇。

:33歲的男主角有著傑尼斯的臉蛋與溫柔微笑,對於女人一向手到擒來的他,即將與性感固執的女強人步入禮堂。沒想到藕斷絲連的高中初戀女友宛如背後靈般的出手攪局…

這個題材令我有不小的反思,在如今的感情速食年代,一場戀愛就如同一個臉書動態一般,一旦過了形同死滅,究竟有個不離不氣地背後靈異性一路陪伴在生命的旅程裡,是壓力抑或是小小的幸福之光呢?

<甘泉的秘密源頭>:年過四十、大肆整型酒店小姐,遇到昔日高中的暗戀對象陷入亟待解決的困境,是否該當義不容辭地出手相助?

在回憶已然成為好笑名詞的時下,讀到這篇充滿「療癒系」風格的小品真的有種篤定感。

「我還是不習慣妳的臉。我可以記住妳以前的臉嗎?」

「可以啊。那也是我。」

自己心中的類子和室田心中的類子,臉孔是一樣的。
萬分古怪而又異常甜美的浪漫對白,就這麼透出書頁而在空氣中瀰漫著。


<愛與被愛的人>:難以忘懷的外遇對象與自己視若親弟弟的昔日下屬譜出戀曲,陷入不能戳破又不能眼睜睜看著事態發展的兩難…

小說中個人最喜愛的一篇,看似「日常喜劇」派的平安壽子亦有刻劃「魔女」的潛力呢!將全身佈滿了妖嬈黑痣的結子形象描繪得活靈活現、躍然於紙上,光是一些點到為止官能性地撩撥描寫,令我看到血脈賁張啊!結尾的翻轉也兼具神韻與說服力!

<商店街的竹取公主>:無法忍受重重束縛的生活而離家女兒,又遇上一個沒責任感、不時外遇的老公。接到參加妹妹訂婚儀式的邀請,這對不孝女兒與浪蕩女婿有與嚴謹老古板父親和解的機會嗎?

將現代家庭關係本該扶持依存、卻又互相牽制與相看生厭的狀態描寫得栩栩如生,即便女主角與老公的關係太超乎常識、異想天開,但就如作者自詡是「與二十一世紀同時誕生的新世紀幽默作家」,就不要太挑剔吧!

《非比尋常的一天》︰★★★☆
文藝復興


節錄︰
(P.35)任何都會喜歡上別人不是嗎?就算是結了婚還是會發生啊。這個很平常啦。能喜歡人是種幸福,人會變得活力充沛不是嗎?但是幸福很快就沒了,所以我認為,人類為了要補充活力,天生就會不斷喜歡上人。我一直覺得,結婚後就不能喜歡別人,是很不符合人性的。

(P.51~52)今天這個男朋友,也是對直美唯命是從吧?因為現在的直美艷光四射啊。而且,等一下妳試試看,妳跟男友吐露說,剛剛把錢借給一個很困難的朋友,現在錢包裡一毛都沒了。他一定會因為直美的善良而大受感動的。聽了這種故事如果不感動,就不算是男人了。
虧你講得出口。我徹底覺得這人沒救了。

(P.125)笑盈盈地傾聽女孩子說話—這是中原的拿手絕活。應該說,中原對男性之間的有色話題或笑話都對答如流,卻不知道與女性之間的「對話」該說些什麼。所以就專注於回應對方,漸漸發現這種方式會讓關係進行得很順利。只要像這樣沉默聆聽對方說話,女生就會說「你真溫柔」。因此感動、撒嬌、貼上來,最後手到擒來。

(P.180)兩個以上的人集結起來開始行動後,一定會發生互扯後腿的事情。只要組織一成立,就會開始分裂。人的天性就是這麼惡劣。

(P.186)美麗的女人不可以是善良的。沒有刺的玫瑰太無趣了。

(P.194~195)
「妳知道我喝過最甘甜的水是什麼嗎?」

「現在住處森林裡的水嗎?」

「學校裡的自來水。夏天體育課或社團結束後,從水龍頭直接喝的自來水。」

「啊,的確。」

扯下溼透的體育帽,把臉橫著擠進嘩啦啦噴出的水龍頭底下,亮晃晃的白光穿透閉上的眼瞼。後面排隊等不及的同學全身擠上來時,身體散發操場上泥土的味道,這些回憶瞬時湧上心頭。

「我想再也沒有機會能像當時那樣,覺得水喝起來無比甘甜了。什麼富士山的地下水啊冰河雪水之類的,看到商標覺得好喝,但那是心理作用,並不是身體真正的反應。學校的自來水不是有鐵銹還石灰的味道嗎?但還是好喝。」

「對未來這麼消極,實在不太好,對吧。」

「話不是這樣說唷。即使今後不再有當時的感受,我覺得也沒失去了什麼唷。我們都還記得自來水的甘甜,就好像剛喝過一樣。並沒有失去啊。你一直都擁有著呢。這哪算消極?」
(P.196)
「也許成功失敗都不是非常重要。能夠歷久彌新的記憶,反而是夏天學校的自來水啊,和小狗在河畔看的夕陽呀,和爸爸去大眾澡堂洗澡,然後在回來的路上,到關東煮的攤子買了一隻塗滿芥末的蒟蒻給我吃之類的回憶呢。」

「總之,就是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不是嗎?在那當下,並不知道那會變成永久保存的回憶,而且往往都是ㄧ些平凡無奇的小事,就像現在的你我,每天為了生活東奔西跑,完全不會發覺那些平凡事情對自己有多重要。但是等到年紀漸漸大了,生活不用汲汲營營,變得比較寂寞的時候,那些像是真空包裝保存起來的記憶就成為一種慰藉呢。因為只要回想起來就,好像回到當時一樣。所以我們並沒有失去任何重要的東西,不是嗎?」

(P.209)那些痣散佈在她眼睛、嘴巴和耳垂四周,有時候看起來好像在她水嫩的皮膚上載浮載沉游動著。當她突然抬起低垂的目光,張大眼睛看著你的時候,你就好像被那些小石塊打到似的,湧上一陣衝擊。

(P.220)這個假笑立刻就僵掉了。V領毛衣領口露出的鎖骨曲線。那個位置的黑痣跳進智明的視界,用力揪緊了他的心房。
今後跟這些痣就此無緣了。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