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大亨

"灰色的靈魂"
光是書名就引起我的興趣
當我閱讀小說或文學作品時
我想或許是因為
每天已經必須生活充滿在需要偽裝的社會
我一向是比較喜歡比較題材晦暗點的
越晦暗才越接近真實
會想看這本書
首先就是被他的書名給吸引到了


作者為菲立普.克婁代
法國人
小說家兼劇作家
他的文字風格跟語氣是比較古典,樸實的
當初他為了寫出這本書灰色冷冽的氛圍
在冬天才會動筆
費時四年才完成了這部作品


劇情大綱:(劇情大綱為轉載)
1917年冬天的法國東北小鎮
天真小女孩被發現陳屍在冰凍河面──頸部有一道勒痕
謀殺案為平靜小鎮帶來衝擊
不過在這個人命不值錢的大戰時期
更何況受害者只是小餐館老闆的女兒,命案偵查不了了之
隨著時移事遷
當時參與偵查的菜鳥警察多年後
在他的記事本中回溯並拼湊出埋藏的真相
孤獨檢察官狄亭納
嗜血法官米葉克
還有偶然來到的小學教師莉西亞……
這些面孔交織出複雜難理的虛虛實實
而警察自己也藏有祕密


光看書後面寫的劇情大綱
會以為這本書是部偵探作品
但如果是帶著看偵探作品
來看這部作品
是會感到失望的
因為並沒有出現機靈的偵探或警長
而且隨著事件抽絲剝繭
事件真相非但沒有變得更加鮮明清楚
反而更加渾沌
"灰色的靈魂"探討的是"人性"
小說的背景
設定在一次大戰期間
法德交戰前線旁的一個小鎮
在小位美麗的小女孩離奇死亡之後
書中主角
一位小鎮當中的警察
儘管找到了事件的目擊者
卻因為目擊者的身份只是拾荒
而被法官跟上校壓了下來
警察因為受限於高層的壓力
所以對於事件只能採取消極的態度
事件的真相就在20年的光陰中
漸漸拼湊出輪廓...
在回溯過程中
他沒有花太多時間在追究"事件"本身
反而是在描述小鎮中的"人"
有孤獨內斂的檢察官
在小女孩死亡現場開心吃著蛋的冷血法官
跟法官一樣殘酷的上校
以及外表看起來比微風還溫柔的美麗女老師等
每個人都藏著秘密
就像書名一樣
書中幾乎沒有一個人是黑色或白色
沒有絕對的善惡之分
而是黑白兩色糾結在一起
善人可能是帶著笑臉般的面具
在善惡之間掙扎
隨時可能搖身一變成為惡人
而惡人卻可能是被生命際遇所煎熬
"病態"是唯一的道路
看起來孤獨穩重的檢察官
到最後極有可能是殺小女孩的兇手
而屈打成招,看似無辜可憐的逃兵
也可能是殺小女孩的兇手
但對警察來說
兇手究竟是誰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他自己也藏了一個大秘密......
他也殺了人


書中有一段表面上看起來是較為光明的
警察為了要避大雨
與喜愛園藝的神父在屋子共度一晚
神父說花是"上帝存在最美麗的證明"
但在他們賞花論花的同時
警察美麗溫柔的妻子
在家中難產
被血跟淚所包圍
她嘶喊著
而老公卻在另一個地方悠閒地論花...
形成了最嘲弄的對比
當警察妻子瀕臨死亡的時刻
他竟然是在神父旁邊啊...
如果真有上帝的話
他是否在愉悅的拍手大笑這樣的人生際遇呢?


警察的童年好友,拾荒者
在書中曾說了這樣的一段話
"壞蛋,聖人,我從來沒見過.沒有全白,也沒有全黑,都是灰色"
這句話不是出於高貴世家出身的檢察官,法官口中
而是出自書中社會地位最低
渾身散發惡臭
飽受路人嘲笑的裘瑟芬口中
說"人生而平等"
這種話是極端唬爛的
國小,國中迂腐的老師總愛把這種話拿來說
隨便就可以舉個簡單的例子
美女永遠不缺追求者
大家都想騙
而外表不出色的女人
國中看著戀愛小說幻想
也許看到中年還是必須繼續看
書中想表達的應該是
就算人有美醜之分
社會地位之分
家庭背景之分
或許只有一點是平等的
人都是灰色的
深灰
或是淺灰
但我還是認為人是黑色的吧
人不是受人愚弄的白痴,棋子
就是黑色的惡人
黑色不代表一定不快樂
意思是說人是惡的罷了
從小家庭生活不是少爸爸,就是少媽媽
不然就是還沒離婚,但是吵的天花板快掀了
老師可以上課左手拿著課本
下課用右手摸他學生
男人交女友則像是嘴砲大戰
只需要準備一張嘴,還有一張老早就預備好的床
相形之下
我覺得夜店找一夜情的男女還比較單純,純情呢
每個人都會說自己帶著傷痛
但不也是每個人都認份的活下去.老下去嗎
每個人都想當悲劇英雄,但往往只是"悲劇"罷了
每個人都在罵制度,卻又遵守著一切制度
六七點起來準備上班,上課
日復一日
男性打嘴砲來交女友
認識新的女性
就說一樣的話,去一樣的地方
一樣的"目的"
每個人都要做一堆機歪事情
才有辦法讓自己快樂
或是生存下去
卻還在那邊求神拜佛
希望死後的世界有天堂
這不是惡是什麼?
活著是地獄
死後的世界我想還是地獄


沒有上帝
但我總認為有創造者
人是被創造者給愚弄了
我想是的
我想是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