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電影 %2F 法蘭西斯.福特.柯波拉

名導法蘭西斯·福特·柯波拉 (Francis Ford Coppola)《未來的電影》,本書的原名為『Live Cinema and Its Techniques』。這本書的組合結構非常特別,看得出來他剛開始應該是為兩次概念工作坊做文字的統整紀錄(一次是在奧克拉荷馬市社區學院、另一次是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戲劇電影相關科系),之後被出版社找上,所以又加入了不同的元素,這本書也一部分是簡略的自傳、講電影的演進歷史、還有工作坊的工作日誌及備忘錄。

書中很多段落都很有意思,連一些漫談式的文字,我都讀得興味盎然(他提到黑澤明有九部電影是傑作、費里尼也許有六部等等)。

而以工作坊的段落來說,考量到成本問題,想節省布景錢,於是想到了拉斯馮提爾的《厄夜變奏曲》(Dogville,2003)拍攝手法,在這部怪異卻精采絕倫的電影中,整個村落室內和室外沒有任何的牆壁,他提及了《厄夜變奏曲》如何用燈光創造出期待的效果,而在有限預算下要改變燈光的氣氛並非一蹴可幾,當中燈光技術與配合的克服過程鉅細靡遺的陳述,彷彿像是漫步在導演的思考脈絡的迴路中,相當過癮。

《未來的電影》自我揭露也不少,像柯波拉本來一直以為《現代啟示錄》的爆預算,會為他財務帶來一場大災難,所以他想拍一部通俗商業片《舊愛新歡》來彌補緩解財務上的缺口,也就是說前者是他藝術之路的自我實現,而後者的目標很明確,是要讓他贏得充沛的經濟金流。碰上《舊愛新歡》劇本,是在機場有人向他毛遂自薦的,而他把劇本的場景從芝加哥改到拉斯維加斯,而後因為片中的攝影和燈光配合因素而斥資買下片廠,《舊愛新歡》開出奇慘的票房成績,不但他資產歸零、還得讓他花了後續十年心不甘情不願地去拍指定的電影,來償還此片帶來的債務,簡而言之,決定買片廠、造景拉斯維加斯,讓他整整十年無法自我實現、拍他真正想拍的電影,而之所以落入如此窘境,是因為拍了一部本來純粹想拿來賣錢的電影。柯波拉也自我解嘲說:『真的拉斯維加斯只要坐45分鐘的飛機就可以到達。』

高齡的柯波拉也很跟得上時代,即便他在工作日誌寫:『我討厭《復仇者聯盟》這部電影,我和世間的品味愈走愈遠了。我也不能做些什麼,只能說就是這樣。』,當代商業電影的口味或許他無法接受,但對於電影的數位化、串流網路化,觀看方式不論是電視、電影、平板、手機,主要是娛樂這件事,對於有孩子的人,某天如果進電影院看了電影,回家和孩子透過平板或手機再看一次,有何不可?他不認為膠捲至上(即使他自己的女兒就是膠捲的擁護者),他憂心的是制式化、標準化這件事,電影被劃分成各種的類型、貼上標籤,柯波拉抗拒的不是科技,而是電影變得像是有一套固定的生產線被製造出來,裡面沒有絲毫熱情、只有商業考量。所以他在本書中像個熱切的孩子般反覆提出,他的終極目標是完成現場電影,結合劇場、電影、電視。用劇場Live的演員走位演出的有機性、電影燈光和鏡頭的規格、尤有甚者還可以在電影院和電影直播。

老實說雖然我自認是個藝術片電影迷,但是和一些更熱情的愛好者相比,看片量應該不算大。柯拉波的大名當然知道,但在這次讀柯波拉的《未來的電影》前,我也只看過兩集教父(高中看的,幾乎忘光)、去年才看的《現代啟示錄》,雖然我很喜歡片中的搖滾樂元素,但可能是因為我是透過Netflix看的(設備是用iPad),偏偏這又是一部完全屬於大銀幕的作品,以至於觸動也不深,反而是這本書,讀得滿感動的,感動之處是在於,柯波拉已經快80歲了,但他依然對於電影有顆最赤子熱忱的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文藝復興 的頭像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