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 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2F  馬丁麥克唐納  Martin McDonagh 三塊廣告板和兩股憤怒/WORDS:無字歪

《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2017)的導演馬丁麥克唐納(Martin McDonagh)是英國倫敦出生的愛爾蘭導演,以舞台劇劇作家起家時已露鋒芒,在2008年推出的首部長片《殺手沒有假期》絕對是我笑得最開心的電影之一,時而冷調、時而浮而誇的黑色幽默,極對個人的笑點口味,相形之下,《瘋狗綁票令》雖是進電影院看,倒沒有留下太深的印象;這次自編自導的新作維持一貫的幽默,但相較於前兩部作品更有餘韻,一舉入圍七項奧斯卡獎,演員群表現精彩絕倫,角逐影后、兩位男演員雙雙入圍最佳男配角。

 

" All this anger it just begets greater anger. "(憤怒只會招致更大的憤怒),電影當中有著兩股憤怒在互相對峙,一個憤怒,是女兒遭到性侵殺害的母親蜜兒芮德(法蘭西絲麥朵曼 Frances McDormand),另一個憤怒,則是別人說句娘泡就會以歧視之名逮捕對方的警探狄克森(山姆洛克威爾 Sam Rockwell)。前者憤怒的對象是所有的男人,男人應該生下來就該抽血、做Dna資料庫,當然她最憤怒的對象還是女兒遭遇不測那天、對女兒說出一語成讖氣話的自己;後這憤怒的對象是不同種族、是標籤,甚至是不順己意的民眾,內心深處他憤怒的是沒辦法帶給母親和自己快樂的自我,他快樂缺乏的根源來自於「無法成為理想中的警探」。

22dw.jpg

失去女兒的憤怒媽媽,在號稱「只有笨蛋和迷路的人」會經過的地方租了三塊廣告板,向負責案件的頭、也是當地備受民眾尊崇的警長威廉威洛比(伍迪哈里遜  Woody Harrelson)來質疑他辦案不力、女兒的案件被就此冷落,威洛比就像是兩股憤怒力量當中的潤滑劑,然而身為癌末病患的他,選擇自盡前留給愛人、憤怒的媽媽、憤怒的警察各一封信。

他告訴愛人:他知道愛人會陪他走過人生最後一段路,但終究會越來越衰弱的他不忍看見愛人眼中的日益擔憂。

他告訴憤怒的媽媽:他想破案,但有些案子一時半刻就是破不了,有些大案子,最終破案的原因是幾年後有個在酒吧吹噓的惡棍說溜了嘴。另外,他要她曉得自己的死和她無關,為了證明這點,代付5000塊美金廣告板租金的藏鏡人身分就是他。

他告訴憤怒的警探,他有成為好警官的特質,即使這點從來沒讓狄克森知道,他了解在父親走後和母親同住的辛苦,不要讓憤怒掩蓋內心的正直,要保持冷靜、內心有愛。

3df.jpg

憤怒不會就此消失無蹤,但憤怒可以被感化,將這麼強大的力量去做轉移,放在別的重心上,而且愛是存在的,警長就證明了這一點。警長很清楚,憤怒的媽媽、警探都感到自己是被留下來的人(巧合的是,飾演女主角兒子的Lucas Hedges在《海邊的曼徹斯特》也是演這樣的角色),他對這樣的「被拋棄感」並不陌生,他自己是即將被「生命」給拋棄的人,所以他選擇在死後留下「愛」,給這些未死卻如同死去的人重新找回生命力,生命的意義也許不會就此找到,但沒關係,至少他們都重新找回了生命的動能和熱情。Woody Harrelson飾演的警長在片中戲分不算太多,但他確實是全片最舉足輕重的角色,沒有他這角色,整個劇本也無法成立。

2sd.jpg

P.S 紀錄一下電影中對話金句:
「嘿!蠢豬!」「什麼?」同事:「她叫你蠢豬你幹嘛答腔!」

「我很抱歉,威畢。」「抱歉什麼?」「把你丟出窗外。」

「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放火燒警局的人是我。」「當然,不然還會有誰?」

「我大可以不必幫妳扶梯子的。」

《意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