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ARE X:X JAPAN重生之路 We Are X%2F史帝芬凱亞 Stephen Kijak

X JAPAN樂迷的朝聖片/WORDS:無字歪

身為一個高二就迷上X JAPAN的鐵粉來說(迄今16年的時光),《WE ARE X:X JAPAN重生之路》(We Are X,2016),可以說是絕對不容錯過的一部紀錄片,宛如召喚青春的儀式般,在電影院裡,我甚至親眼看到外表看來硬派的男性觀眾是帶一整包抽取式衛生紙來擦眼淚的。


這部紀錄片對於新歌迷來說是很好的入門,因為印象中看過新聞稿導演在剛拍這部片時,對X認識的不深,所以剪接及敘事並不會侷限在「樂迷限定」。對於資深樂迷而言,自然是當作一種記憶的整理及回顧。基本上是以團長(鼓手&鋼琴)Yoshiki作為聚焦和發散,導演經過一年的跟拍,讓他娓娓道來自己老字號和服世家的出身背景,在他十歲那一年家中遭逢巨大變故,對自幼學習古典鋼琴的他來說,縱然對死亡還懵懂(也沒人能真正弄懂),但那股無從宣洩的憤怒,因母親送他的鼓而找到出口,我想他幼年的遭遇,造就X的音樂有極致狂暴和詩意抒情的面向,狂暴來自於憤怒和得不到答案的困惑,抒情則來自於自幼扎根古典的養分。

We-are-X-Web-4.jpg

紀錄片對於歌迷的哭點,就我個人是來自於招牌紅髮的Hide,光是去餐廳幫Yoshiki挑魚刺的小故事就足以證明他體貼的個性,在The Last Live表演前他幫工作人員簽名:「我現在才體會到我們要解散了,被自己人要簽名,我們真的要解散了,對吧?」,雖然說這話時嘴角掛著淺笑,但不難從他的聲音表情聽出他的落寞和心酸。而樂團之所以解散並不是創作瓶頸或是團員嚴重不合,原因很明確,是由於入了邪教的主唱Toshi的堅持退出。

132.jpg

固然受訪者說Hide是被迫解散當時最憤怒的一位團員,但我之前曾看過Toshi上過日本的節目(主持人是中居正廣),深談自己被洗腦的歷程,他提到最後一夜的表演時,說那天他的精神由於被邪教施加虐待而恐懼不安,連在表演進行中還是一片混沌,甚至一度發不出聲音,直到他聽見Hide張大嘴巴對他喊著「加油!」,他才回神、專注在當下的表演中,無怪乎Hide被形容成在樂團中彷彿是母親角色般。

242.jpg

經過了漫長的歲月,被洗腦的Toshi終於脫離了邪教的精神制約而重回X JAPAN,Hide走了,曾待過X長達6 年的Taiji也走了,Toshi的聲音或許因長時間被虐的不堪耗損也不再嘹亮,風風雨雨之後,X老早就不再是當年的X了,但X的精神並不會消逝,就像幼稚園就和Toshi命定般相識的Yoshiki所說的:「Toshi就是Toshi,不管他有沒有被洗腦,我都會接納眼前每個看到的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