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 

除魅的陰陽師/WORDS:無字歪

在寫這篇文章之際,《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持續台灣院線上映中。票房當然無法與好萊塢的票房等量齊觀,但以單廳票房(也就是滿座率)而言確實表現亮眼,相信台灣片商的片名和宣傳,也吸引了不少平常比較少觀賞藝術片的觀眾群。猶記得當年金馬影展翻作《犬齒之家》的《非普通教慾》的如坐針氈(直到現在還記得洗手台那幕)、《非普通服務》(節奏比前作更緩慢、我中間一度睡著),《單身動物園》(還好沒翻成《非普通龍蝦》)不但是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首部英語發音作品,相較之下也是最具有市場性、平易近人的一部。

 

電影如同卡夫卡的《變形記》般,開門見山地讓觀眾直接進入這異質化的世界。男主角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得選擇他的伴侶方向是異性戀和同性戀(殊不知他大學有段同性經驗),也使得他差點語塞。在聯誼的大酒店中,45天內得找到伴侶,倘若失敗了就會變成動物、被放逐到森林。當然因為台灣片名「單身」這兩個字很跳出來、加上電影裡的男女都在找共同點才配對,於是乎比較會容易引導到單身/非單身,婚姻的意義/婚姻無意義的論題,如果以英文片名直譯是「龍蝦」,男主角被問到假設真的變動物、要選擇哪一種動物?選擇「龍蝦」的原因是它可以活上100年。

lobster-20159687  
事實上我以為導演是利用這怪誕荒謬的劇情設定,來質疑所有社會上看似理所當然的價值觀。可以自由衍生—諸如宗教、政黨、流行穿著等各種取向,人往往都是需要「認同」的,但認同的同時,偏偏又很容易對「非我族類」者產生心理上或實質行動上的排擠,毋寧是一種很微妙的人性,但它確確實實存在,歷史上以各種名目產生的戰爭、《鬥陣俱樂部》作者所說的「精神戰爭」、IS的新型態的恐怖攻擊戰,或者是更日常化的班上或職場的霸凌、網路上的文字戰,似乎從去排擠的過程中才能得到心安理得與平靜。人是需要「伴」的,夫妻、情侶、朋友、教友,現在聽說正夯的是還有人會誠徵臉書上按讚的讚友,各種伴的終極價值是確立自己活著的座標。

 

人的各種「需要」究竟是真的「需要」,還是在自欺欺人?電影裡的一句台詞:「沒感覺假裝有感覺,比有感覺裝沒感覺痛苦。」,翻譯成中文多唸幾次像是快咬到舌頭的繞口令,卻又有醍醐灌頂的感受,這句台詞甚至是全片當中最教我難忘的,因為它無限應用到任何生命中的狀態。寫到這裡,倏然驚覺,《單身動物園》不單是部不流於俗的反烏托邦式電影,脫下電影的另類外皮,非但不是魑魅,還像極了京極夏彥小說裡的陰陽師,替人心除魅。

《單身動物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