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諾瑪麗莎Anomalisa/Duke Johnson, Charlie Kaufman   孤獨的鏡像/WORDS:無字歪

入圍奧斯卡最佳動畫片《安諾瑪麗莎》(Anomalisa ,2015)(是一部定格黏土人動畫,趕在放映場次所剩無幾的平日晚上去看,衝著本片導演之一、有著奇思妙想的查理考夫曼(Charlie Kaufman)。改編自室內樂團搭配的獨幕舞台劇,作者是法蘭西弗瑞格里,他是考夫曼的另一化身。


1401x788-068-ANOMALISA-008R   

事實上這部電影貫穿的情節用一句話就可概括,一個事業成功、家有妻小,卻又寂寞焦慮的企業演講家在飯店邂逅了粉絲,而且場景幾乎全在飯店,這樣單一的劇情線要如何發展出90分鐘左右的長片,自然考驗著編導的功力。我私心的以為,那個曾寫出經典的愛情片《王牌冤家》,還有過往跟Spike Jonze合作《變腦》、《蘭花賊》展現天馬行空想像力的鬼才編劇,顯然已然「回不去了」。(這裡並非貶意,不過往後恐怕再也看不到劇本中輕盈的喜劇元素。)。

 

在2008年考夫曼首部自編自導的《紐約浮世繪》,透過主角劇場導演之口說出:「我真的很孤獨,妳明白我嗎?我是說妳知道孤獨的感覺嗎?」,不難看出電影裡呈現的孤獨姿態,有一種討拍的脆弱,在內心呼喚著「來了解我、來愛我」。

不難察覺這幾年考夫曼睽違已久共同執導的新作《安諾瑪麗莎》,孤獨轉為更內斂,簡直臻至斷、捨、離的境界。當企業演講家遇上來參加演講的客服粉絲,客服女孩因為右眼周圍有疤缺乏信心,這個八年沒有交往經驗的女孩前一任男友追她的原因竟是「成功機率」較高;本片說是我在電影中看過最臨場感的床戲,不似好萊塢電影過場的橋段、亦非《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的香豔熱烈,從來沒有看過一場床戲拍得如此彆扭笨拙、卻又不可思議的寫實。麥可對麗莎的聲音「一耳鍾情」、希望麗莎可以用聲音自由發揮;而麗莎對麥可的情感是一種崇拜與想望,對兩人之間一個是貪圖對方的聲音、一個是貪圖與偶像共枕眠的經驗,是的,聲音是人的一部分、名氣也是一部分,喜歡對方好的一部分自然沒有什麼不對,但作為一個「人」的整體,是沒有被全然接納的。這是何以天亮之後,麥可忍受不了麗莎用餐具敲牙齒、邊咀嚼邊說話的模樣;這是何以麗莎可以毅然決然地離開原本準備要攜手度過餘生的麥可。

 

無止盡地焦慮、充滿現實感的惡夢、荒腔走板的演講,麥可好像沒有碰到救贖;電影尾聲麥可的兒子收到了不喜歡的日本古董娃娃,啊也許這是一種給觀眾的另類救贖吧!接受它、習慣它,然後有那麼一天,終於坦然擁抱它的不完美。

《安諾瑪麗莎》:★★★★

, , , , , ,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