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薩的滋味Crow's Egg/M. Manikandan  鐵柵的兩側/WORDS:無字歪

《披薩的滋味》(Crow's Egg ,2014)是導演M. Manikandan首部劇情長片(同時也是攝影師),故事的靈感來自於導演曾經親眼目睹貧民窟的孩子拿烏鴉蛋充饑,有次導演與兒子街上逛街,本來想吃披薩大快朵頤,不巧身上的錢只夠買一片披薩,聯想到這會不會是印度的一種屢見不鮮的普遍現象,進而催生了本片。藉由古典的三幕劇結構和環環相扣的編排,深入淺出探討貧富不均、凡事皆「喬」的政治文化與見獵心喜的媒體生態。

Kaaka-Muttai-Movie-Stills

大小烏鴉蛋平常嬉遊的秘密基地,有顆大樹,大樹上面有烏鴉蛋,哥哥總是會自己一顆,幫弟弟拿一顆,一顆留著不取,這種「均分」的概念,在富者更富、窮者更窮的資本浪潮下毋寧是種童稚的純真。父親在獄中,經濟重擔落在母親身上,家中還有高齡的奶奶,已不再讀書的兄弟倆,靠著鐵道邊撿煤炭貼補家用;直到某日,大樹被建商砍去、空地建了外型時髦的披薩店、找來大明星助陣剪綵,於是乎吃披薩成了魂牽夢縈的夢想。

 

《披薩的滋味》在素人童星大小烏鴉蛋的活靈活現詮釋下,生動又有趣(以我自己看的那場,前三分之二不時有觀眾迸出笑聲、包含我在內),觀眾難免會忽略「魔鬼的細節」,這或許是導演的意圖,讓電影裡的笑點同樣也是殘酷點,比如在母親面前說:「我不要爸爸,我要吃披薩。」。某種程度揭示了在獄中的父親大概即使出獄、恐怕也是個缺席的父親。更殘酷的是因為衣著髒汙被披薩店驅趕後,兄弟倆來到了如童話古堡購物中心門口,小烏鴉蛋童言童語笑著說:「他們絕對不會讓我們進去的。」,階級的概念已然在他心中悄悄地落地生根。大烏鴉蛋有兩場戲也讓我印象深刻:其一,是不願意拿在柵欄另一邊(真是壁壘分明的階級)好野人小孩吃剩的比薩,轉身離去時導演以慢動作來處理,顯然這象徵著「骨氣」;其二帶著弟弟穿著新衣回到貧民區,那志得意滿的神情、大搖大擺的走路姿勢,同樣用慢動作處理,這段倏地使我讓前陣子讀的小說《年輕人們》(原書名:東京難民)裡貫徹的命題:「階級無所不在,當街友也不能免俗,一樣有階級之分。」,是啊!即便在貧民窟,也有分有新衣穿的孩子和沒有新衣穿的,也無怪乎對於已有被看輕經驗的大小烏鴉蛋,會露出如此神態了,與其說是一種「我有、你沒有」的炫耀,倒不如說是不讓人看扁的防備心理。

 

電影的最後在尋求解套的披薩店商人、喬來喬去的政客、取財未果的投機客、炸炒新聞的媒體的推波助瀾、陰錯陽差之下,最後竟然來了招回馬槍(或者說是印度片式的圓滿) ,「你覺得好吃嗎?」「難吃死了,黏黏的。」「還是奶奶得薄餅好吃。」,也還好兄弟倆不喜歡這黏乎乎的口味,大烏鴉蛋在奶奶生前說的最後一句話:「只會吃飯跟睡覺。」的負疚得到救贖,由此不難看出導演有顆悲憫的心。

 

p.s賣狗那段觀眾有沒有覺得兄弟倆開價高有兩個原因:1.狗對他們的價值。2.導演騙他們劇組沒錢拍片得要賣狗籌措經費。(導演壞壞Der)

 

《披薩的滋味》:★★★★☆

 

, ,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