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銅鑼燒あん/河瀨直美  聽紅豆說故事/WORDS:無字歪

想到銅鑼燒,你會想到什麼?如果跟我一樣是七年級的人,應該會想到那個還叫小叮噹的哆啦A夢最愛的食物。不過以後想到銅鑼燒,我浮現腦際的應該是《戀戀銅鑼燒》這部電影。記憶中所及,自己似乎沒吃過驚為天人的銅鑼燒,但這部電影的滋味猶如「理想化」的銅鑼燒。清甜的香、蘊藏著回甘的滋味,外表鬆軟兼之內裡飽滿,品嘗完了還有種意猶未盡的餘韻。

 

2015.10.2《戀戀銅鑼燒》電影劇照 06  
改編自小說的《戀戀銅鑼燒》由《第二扇窗》日本女導演河瀨直美所執導,與前部作品一樣,依然與大自然息息相關,聽得見蟲鳴鳥叫、樹影搖曳的空景,連風都如角色般參與其中,電影的末段有個銜接的鏡頭—風吹動了縷空保特瓶的風車,無形體卻又如此真實的存在著。

2015.10.2《戀戀銅鑼燒》電影劇照 07  

我好喜歡徳江姨(樹木希林)在指導千太郎(永瀨正敏)如何以純手工的職人精神製作紅豆泥內餡的一幕畫面,那是當雜質的泡泡從中心點往旁邊流去、被過濾掉,就像看這部電影的感受一樣,彷彿精神上被洗滌般。電影講得是老中青三代,各自背負著被排拒的疾病、秘密的內心負累、升學與家庭的壓力。 國民阿媽演技樹木希林演技爐火純青自不在話下(她連瞳孔都會演)、更與孫女內田伽羅合演(是枝裕和《奇蹟》為兩人電影裡首度一同亮相),也因此片中的情感完全不含添加物。如果是從《KANO》後才認識永瀨正敏的觀眾,這部片也可一窺他如同變色龍般的好演技。

2015.10.2《戀戀銅鑼燒》電影劇照 紅豆餡  
電影裡除了日常況味與一生懸命的職人精神讓人動容外,最沉重的命題自然是『麻瘋病』,還記得近期閱讀完的藤原新也《印度放浪》中提到,有次要捐零錢給痲瘋病行乞者,由於身上恰巧只有鈔票,對方卻說「你要給多少?剩下的找你錢」,因為必定會有身體的接觸,內心百般猶豫之下,他的遲疑被看穿,對方以一種「你夠膽把我當個人看嗎!」的灼熱眼神逼視,是要選擇伸手拿回零錢、還是抽手明哲保身呢?藤原新也最終伸手拿回了找的零錢(我相信這不會是一個深思熟慮的「決定」、而是一種不示弱的衝動),回家後卻恐慌的不停洗手清潔,以一個浪行天下、見多識廣的藝術家都深感恐慌,何況是一般民眾呢?(捫心自問,如果是自己遇到藤原新也的情況,自己可能選擇抽手。)

 

在電影中,當走進痲瘋病人的村落,映入眼簾的是他們毫無心機的笑容,這個鏡頭毋寧是蘊藏寓意性的,自由的人沒有笑容互相防備、不自由被隔離的痲瘋患者反倒能回歸最質樸的情感交流,這何嘗不是表面上波紋不興、實則波濤洶湧的反諷。她因為麻瘋病不能生孩子、不能工作,最不勝唏噓的是連母親縫製整晚的衣物、在初來乍到村落就因規定而被燒掉。為什麼徳江姨會放掉被託養的金絲雀?毋寧是對被剝奪的自由感同身受。至於被幕後房東老闆要求安插姪子上班、改裝成兼賣大阪燒,雖說可視為混搭的創意,但何嘗不是職人精神的淪喪。

 

看河瀨直美的作品,可以感受到世界萬物交融合一、甚至帶有呼吸吐納的節奏氣息,儼然是獻給大地之母的謳歌。

《戀戀銅鑼燒》:★★★★☆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