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色龍Zelig/伍迪艾倫Woody Allen  什麼都是、也什麼都不是/WORDS:無字歪

《變色龍》(Zelig,1983)是伍迪艾倫(Woody Allen)電影當中的異數。自編自導自演,卻不見他一貫滔滔不絕的夫子自道,而是以黑白的影像、穿插剪接彩色的訪談、佐以旁白的方式,以假亂真、娓娓道來一個有如「變色龍」般奇異男子Zelig的故事。

 

 zelig-2    

 

Zelig出現在歌舞昇平爵士時代、亦經歷了經濟的泡沫衰退期。他可以是任何人,端看周遭的人而定,不是精神分裂、比較像是一種擬態化,甚至能產生形體容貌的變異。他既是沒被登錄的棒球員、一臉嚴肅的黑人樂手、從小個的知識份子貌變成大胖子。也就是說,Z什麼都是、但也什麼都不是。伍迪艾倫藉由一個超現實的故事,攪動著現代人在身分認同上無窮盡的焦慮。

 

由於他的天賦異秉,引起了同父異母姐姐和她男友的覬覦,成了斂財工具,我很喜歡電影當中口白對他心境上的描述:「儘管不停的演出和聚會,使得Zelig的姐姐和她的情人既有錢又開心,但本人的存在卻變成了不存在。沒有了人格,他的人格特徵早喪失於紛繁雜亂、不由自主的生活中。他會經常獨自而坐、靜靜地凝視空中—他成了一個只會表演的怪胎,他原本只希望是和環境並融入環境,就不會引起敵人的注意、就會受到歡迎;他沒有融入環境,反而是被眾多的敵人監視,但卻不是為了關心他。」。擁有特異功能的Zelig(以下簡稱Z),縱使因為天賦異秉而聲名大噪,但卻是寂寞萬分的,他沒有因此成了搖滾巨星、當上企業家或總統,他只是「為了與周圍環境相適應的終極調整者。」,他的特異功能本質上跟那些美國動漫英雄片的主角—突然擁有力拔山河的力量或是飛天遁地的半人/半神截然不同,如萬花筒般繽紛卻又不出類拔萃,是球場等待上場的球員、是希特勒演講時後方的納粹黨員,彷彿只提供生存基本的限度,餬口飯吃、然後拼了命的活下來。與過往其他作品相較,這部片中的伍迪艾倫是沉靜的,他出現的畫面往往不是特寫、而是人群中的一員,然而他充滿笑中帶刺、煽動性的幽默感依然存在。當他好不容易要與女醫生修成正果,卻被揭露的其他人格早已有數次婚姻關係,口白:「就連爬蟲類也只能有一個太太。」

 

Z之所以成為媒體聚焦的人物,是因為他有著他人所沒有的能力,世人會因自己的家世背景、外貌條件、工作成就、內在性格、興趣喜好有著各自確立的生活方式,但是所謂的確定的生活方式代表的是慣性,慣性某種程度代表著禁錮與不自由;Z是自由的,他可以做不同的工作、用不同的人格結交不同的伴侶,他能夠無限的延伸與變化,弔詭的是,人們潛在的欽羨他的自由,遇到了不喜歡的工作可以隨時轉換、外貌跟人種能隨時隨地改變。但正是因為他的自由卻使他落入不自由的境地(成為被觀賞與商業化的奇人異事) ,女醫生所努力的方向是要讓他出現一個明確的自我,有著自己的喜好、藝術品味,儘管最終Z確立的人格藝術品味差勁、變得不那麼與眾不同,但他有著安穩的生活、有了相伴的心愛的女人。究竟孰好孰壞?難以用單一標準一概而論、看法也因人而異,至少能肯定的是,Z不用再擔心有朝一日被「獵殺女巫」。

 

片中探討了種族、媒體、美國夢、自我的存在價值等命題,相較於起去年《魔幻月光》的小清新,這其實是一部相當有野心的作品,伍迪艾倫在本片所展現出的哲學性和格局,甚至超越了他最知名的《安妮霍爾》、《曼哈頓》。

 變色龍Zeli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