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與地獄High and Low/黑澤明  半世紀前,依然摩登/WORDS:無字歪

 距今超過半世紀的1963年,披頭四在2月的某日錄製完了首張專輯《Please Please Me》,為即將掀起的披頭熱狂潮揭開序幕。在同一年,黑澤明改編自美國偵探小說家愛德華麥克伯恩小說《金格的贖金》(King's Ransom)的電影—《天國與地獄》(High and Low,1963)問世,雖然沒有拜讀過原著,我相信這是一本西洋底、大和骨的電影,當看到大銀幕是打上「終」,兩個字「過癮!」在內心翻騰(其實是三個字,第一個字是狀聲詞髒話。),很難相信,這部骨董級的老電影,此時此刻看起來依舊如此的摩登與教人興奮。

 

High and Low - 8

 

片頭一開場鞋業公司經理權藤,對著想要偷工減料增加營收的股東,激昂地陳述自己對鞋子30年「一鞋入魂」的信念,開門見山的勾勒出他擇善固執的人格特質,對應到後來歹徒錯綁司機兒子,他在「天使與惡魔」擇其一的抉擇,顯得具說服力。

 

電影的第一波高潮很快就到來,當權藤接到綁架電話以為兒子已落入歹徒之手,然而他握有的資金已變成支票、做為公司股權爭奪戰的籌碼。這段在室內客廳拍就的群戲萬分精彩,不論演員們的走位與細微的肢體語言、攝影的運鏡都教人玩味。第一時間,權藤脫口說出不論花多少錢也要贖回兒子、不要聯絡警察,當發現歹徒是錯綁兒子的玩伴進一(司機之子),直覺的反應旋即改弦易轍成「打電話報警」。的確,即使是正義感根深蒂固的人,當危難降臨,還是可能變得自利,遑論一般的芸芸眾生。是否要為司機的小孩(兼自己孩子的頭號玩伴)出大筆贖金?這中間絲毫沒有模糊地帶,站在天使的角度是天經地義(畢竟是被自己孩子所連累),站在魔鬼的角度就叫豈有此理(一旦付贖金就會被驅離公司核心)。這一細節,黑澤明與其編劇群的高竿顯露無遺。    

 

 Tengoku1

《天國與地獄》的主角是黑澤明合作過16部作品的三船敏郎(另一位愛將是合作21部的志村喬),褪下古裝換上時裝依然憂鬱俊帥。而在黑澤明中後期作品中,成為中流砥柱的仲代達矢,在這部電影則飾演冷靜的警察負責人,不過電影搶戲的是一甘綠葉演員,明石山健二郎飾演的光頭警察舉手投足渾身都是戲:「不要擺出一副刑警的樣子!」、年輕警察:「我沒問題的啦,但你可能要整型才行!」,甚至複製了七武士中男主角志村喬的摸光頭動作,戲分不是最吃重,spotlight卻打很兇,某種程度應該也是尊敬老牌演員吧,我一直跟女友嚷嚷,如果明石山健二郎還在人世,我一定要加入他的粉絲團;至於與光頭警察當哼哈二將搭檔的木村功,則是片中的變裝之王,一下正經八百、一下穿著花襯衫屌兒郎當;飾演權藤窩裡反秘書的三橋達也同樣是哏王,居然對策反他的對立股東說:「不要誘惑我啦!」、對權藤的質疑三兩下就大攤牌:「我就是背叛你怎樣!我為你效勞到沒結婚耶!」

 

在腦海中爬梳一下在近代的電影史中,有揉合推理色彩的警匪片,美國片代表是《鐵面特警隊》、韓語片代表是《殺人回憶》、華語片代表自然無懸念是《無間道》,在日語電影中,北野武的電影有黑白兩道,骨子裡卻近乎是純種黑幫片,警察彷彿不存在,原來早在50年前,就有一部從頭到尾不見一滴鮮血、電影語言便酣暢淋漓的《天國與地獄》可等量齊觀,推理解謎在本片不算重點,對媒體具操縱輿論、窮苦之人的仇富心理,倒是值得關注與探究。

《天國與地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