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扇窗Still the Water/河瀨直美   與大自然共存/WORDS:無字歪

看過很多日本導演的作品,但要在台灣的院線電影上映中,看到日本女導演的作品,相對是恆河沙數。以新作《第二扇窗》(Still the Water,2014)入圍第67屆坎城影展正式競賽片,河瀨直美屬於在國際上頭角崢嶸的日本女導演,1997年以《萌動的朱雀》榮獲坎城影展金攝影機獎,創下該獎項最年輕獲獎的紀錄,此時她還不滿30歲。

 

 20141104-山月-第二扇窗_p3

 

《第二扇窗》最特出之處,在於能和珊瑚礁、原始林環繞的奄美大島的大自然景觀融合而一(畢竟從小就是個都市小孩,與大自然有某種程度的隔閡),更進一步的說,並不是單純透過鏡頭去捕捉景色那樣簡單,而是在鏡頭中能感受能大自然鮮明的生命力。片中兩場山羊放血的戲、鮮血泊泊流出的畫面教觀眾望而生畏(動保團體應該頭皮發麻),當中有一隻山羊不但表情像極了人類、連發出的哀嚎聲都是—那已然不只是聲音了,像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吶喊!也無怪乎杏子會眼睛看得發直的說:「靈魂離開了。」。對照起杏子重病的母親是全島敬重的女巫,這殺生的橋段,我越俎代庖猜測編導要傳遞的價值觀:人類有時候會對死亡、生命的意義感到疑惑,動物何嘗不是如此?但人類的生命興旺和衰微是經過自然的循環,而人類卻不能給予動物同樣的權利。

 

相比起杏子對於母親的掛心(杏子母親的祭司身分等同於遊走在生與死的橋樑),相形之下界人則是專屬於青春期纖細的少年維特的煩惱:對於為何父母親該當是命中註定、卻又要分離這件事感到萬般不解,他的天秤靠向了在東京打拼的刺青師父親、對經常以加班名義晚歸實則約會的母親感到抗拒,我很喜歡杏子主動對界人說:「來做吧!」,性不僅僅象徵生命的可能延續、毫無疑問亦是一種生命力的展現。始終不敢學衝浪的界人,終於站在了浪頭上。

 

《第二扇窗》:★★★☆

 

, ,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