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繞之蛇Leviathan/安德烈薩金塞夫Andrey Zvyagintsev 人與魔鬼的交易 /WORDS:無字歪

《纏繞之蛇》(Leviathan,2014)是由曾以《歸鄉》擒下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俄羅斯名導安德烈薩金塞夫(Andrey Zvyagintsev)作品 ,榮獲2014年的坎城影展最佳劇本,台灣在金馬影展11/13播放一場後,則有小規模商業映演,可惜的是直到我寫本篇的此時此刻,已甫下片,片中抽絲剝繭呈現貪婪腐敗、蘊含角色各自錯綜複雜的心思,從俯瞰的宏觀角度到個人化的解構。

 113  

 

《纏繞之蛇》靈感來自於《約伯記》,是一部在影展大放異彩不意外、在商業成績上滑鐵盧亦不意外的作品,由於他剪接、陳述劇情用了一種冷調寫實和疏離的方式,使得這部電影產生諸多留白、觀眾某種程度必須自行腦補或臆測。乍看影展的劇情介紹、初看電影未久,會以為這單純是小蝦米力抗國家機器的故事,實際上連很幽微的人心脈動都將之素描。而情節呢?在台灣的我們並不陌生:鎮長想徵收小修車廠老闆的家園,沒有後台可憑依的他,只有與前妻所生的兒子諾瑪、美麗的妻子莉莉雅、兒時玩伴遠從莫斯科而來的律師狄馬可以作為捍衛權益的堅實後盾,殊不知紛至沓來的遭遇、讓他被孤軍奮戰的徒然感給淹沒。電影中人與人的關係如板塊般地在移動變化,唯有圍繞在主角家週遭的自然美景依然美不勝收。

 

導演會拍《纏繞之蛇》的緣由,從他引述的下面這段話可見端倪:「知名的英國政治哲學家托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對國家的看法是—這像是人與魔鬼的交易!他認為這是人所創造的怪物,來阻止—所有人與所有人交戰,並透過可理解的意願來換取安全,但換取的代價是人唯一真實的擁有物─自由。」。法院的宣讀,宛如中國好聲音的主持人以分秒必爭、比饒舌歌手還快的拍子唸著贊助廠商的名字,這幕不知怎地教我看得如坐針氈。當六神無主的男主角問神父:「上帝在哪﹖」、神父:「我的與我同在,你的我就不曉得了。」,這讓我想起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需要上帝比相信上帝的成分更高。

 

 007  

莉莉亞的溺斃的幕後執行者,由於並沒有直接拍出來,所以是開放式的各種可能性:禁不起被徵收壓力和被非親生兒子厭惡的內外交逼的自殺、難忍被戴綠帽的丈夫、雙宿雙飛不成的律師、當然—還有最殘酷苦澀、抑是最有可能性的:鎮長一夥所下的毒手、將之嫁禍給克利亞。怪手終究將克利亞家給夷平,當法院的宣判15年不得上訴時,鎮長僅如徒手殺死螞蟻般的輕描淡寫:「15年!謝天謝地!可以讓他安分點。」。

 

克利亞的家之後成了教堂,鎮長帶著兒子上教會,彎下頭說:「上帝看得到一切,兒子。」,這是多麼嘲諷、畫龍點睛的收尾!

 

《纏繞之蛇》:★★★★

 

, , , , , ,
創作者介紹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